#白鹊##同人本##悬虑#

预售开始啦_(:з」∠)_

感谢各位老师!
@夜半魔法师  @长庭君  @芷茶茶

想说的都在图里啦_(:з」∠)_感谢各位!一共四张x

附上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35261deb0JU1vY&id=571599083287

文字链接:【王者荣耀白鹊/《悬虑》】,復·制这段描述€0W7mba52SvF€后到👉淘♂寳♀👈

哪日lof不限流哪日更新。
目前暂时跑微博。
🚬阅读量duangduang的,真是怕了。

隐晦的表达一下我还没嗝屁(。)

暑假放出XD

lofter的手机改版我真是服气了。

感觉受到赤裸裸的热度歧视:)菜鸡文手真是没有活路了。

说到改版后开屏就是热门的问题,这里常用电脑版的也说一句,lof的电脑版也改了。一打开tag进入的页面也是热门,之前是最新。

smoking。真的求求改回去吧……爆丑无比而且令人很不舒服。希望更新正文里附上的“大家对此次优化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可以直接评论,或者私信小秘书。”能起到真正的作用而并非是当个客套说法:)。一个软件的更新受众既然有如此多的非议那么希望是真的能重视吧,如果还希望把这个软件继续做下去的话。:P

百里守约这才发觉,虽然他面上性情同百里玄策看起来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却确确实实是同他那弟弟一样长了一身削不平捋不顺四楞八叉扎人极了的反骨。这反骨并非是指那所谓懵懂生涩又带点蠢意的少年意气,而是意指他反其道而行之,硬是一头扎进了这乱世之下人人避之不及的堂堂正正的大道。

——这苦难当头吓不倒他,这千夫所指吓不到他。他就连腥风血雨也权当风调雨顺。有人刺他他不卑不亢抬手奉还,有人讽他他不置可否坚定不移。他似乎偏生就要往这世人斥他驳他蔑他骂他的那条必苦的正道去走。纵然是被满地遍布的铁色荆棘扎成了个摇摇晃晃的血葫芦,却也仍能向着那晦暗人世中漏出的一隙天光。

那是刻入血脉和脊梁的意志——是魂魄最深处...

【目录】《Traveller》

*占tag致歉。

*是一个关于狄芳同人文《Traveller》每个章节的整合。


【真实内容其实是一个满嘴跑火车乱七八糟的爱情故事】


关于本文:

*cp为狄芳,大魔术师狄×黑猫芳。

*有非常多的私设注意,大体是西幻paro,半架空体。


关于授权:

*LOFTER内禁止转载。目录除外。

*转载到站外请私信我并且转载时署名。

*禁止对文章正文进行二次修改。

*关于本文一切用于再创作的授权(绘画、语c等)请私信我。


以下目录:

【石墨文档中目前更新章节的全文整合】

【《Traveller》第一章】

《Traveller》第二章

【《Traveller...

【狄芳】《Traveller》(4)

*cp为狄芳,大魔术师狄×黑猫芳。

*有非常多的私设注意,ooc,ooc,ooc。

*西幻paro,半架空。时代可能会有点客串。

*更新缓慢,瞎写。


(4)


黑猫有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随着他从最初的东方土地上一路席卷过来,从咸腥的加勒比海之上仓皇逃亡而过。这个秘密同他一起从无数海神的蛇眼里获得生机,就连《马太福音》也曾与他们一同交颈而卧。他一直掩藏的很好,一直依靠他与生俱来的敏锐直觉和未卜先知以避过每一个可能使这一秘密泄露的机会——


就像是现在。他想。也许他该走了。女占卜师富有卡斯蒂利亚语口音的英语吐露出的那个人名让...

今晚更完《Traveller》后就暂时停止更新了,为了本子和考试。

打算摸四篇文,狄芳/白鹊/云亮/约策,目前约策已在摸鱼中。到时候暑假一起大放送——

但是从现在开始到暑假就要一直长弧了:P凄凄惨惨戚戚


【白鹊】《琐事》

*520贺文。 

*现代paro,老师白×医生鹊。

*设定交往中,意图老夫老妻感。

 

扁鹊对特殊的日子向来没什么概念。

 

他的生活作风从幼时开始便是一切从简,对大多数节日态度向来都是得过且过。除去春节和清明会认认真真休个假回家跨年祭祖之外,似乎是从未把其他在旁人眼中至关重要的日子记挂在心上。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纪念日他更是没甚感触,除了李白的生日外都是不怎么上心。

 

而这可苦了他富有所谓情怀的恋人。

 

虽说这个年轻的中文系男人将自己过往二十多年来的一腔关于爱意的热血全然浇灌在了这株名为秦缓的幼苗之上——只可惜...

【狄芳】《一生悬命》

*试试和风狄芳。

*阴阳师狄×武士芳。

*是最不擅长的文风。所以勿怪。

 

“敌人就要来了。”

 

那个子小巧玲珑的武士拂袖躬身,态度恭谦的将手中茶杯放置桌上,顺时针旋转完后使其上描绘的松竹朝向自己。而后他回归原位,微微垂着头,柔软的棕发落在鬓边,神色看起来晦暗不明。

 

“狄大人是要……一同征战么?”

 

他说完似乎觉得逾距,是微微哽了一下,而后掩饰着将目光转向屋外落着的皑皑白雪。清早离去舞姬的木屐在松软的雪地上留下足有半个手掌的凹痕,小个子武士的眼睛看过去,似乎是越过了那纸迷金醉的印记,反去注视着这片贫瘠土地上被纯白掩...

1 | 5
© 鸡扒不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