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你一出现,它就颤个不停。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动;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的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白鹊】《铲屎太白的幸福理论》

*66fo点文,点文者 @来自咸鱼的凝视 

*现代paro,铲屎官白×猫鹊。李白参考原皮,扁鹊参考炼金王。

*非史向,人物参考台词传记。Ooc严重(重点),慎。

*很迷的小甜饼……。白鹊Only。

*其他王者同人可戳:【王者荣耀同人合集】

壹.

 

扁鹊活了很久了。

 

久到很多事情都已经忘却,久到忘记自己活到九条命中的哪一条。

 

就实而言,他只是一只猫。但要说是哪种猫,他并不清楚。不过他也从不在意自己的品种,也不在意人类对于杂种和纯种之间的说法。愚蠢——他只能如此想到。活了这么久,他从漫长岁月中收获的最为有用的东西便是学会从来都不介意他人目光,也不介怀别人对他如何如何。他只要自己过得愉快,只要自己能够好好的继续活下去,那便够了。

 

从外表来看,他挺漂亮。他的毛色是罕见的金黄——不是那种寻常黄色,而是像被黄金浸染一般的颜色。至于他的虹膜显色则是深浅不匀的紫。他不太喜欢这颜色,但也觉得挺好看。托他这份好样貌的福,他从未吃过什么亏,总有人类的女孩子分他一点儿食物,或者一些偶发善心的人持续喂养他一段时间。所以他即使从未被收养,日子过得也算是惬意。

 

谈起他没被收养一事,可就说来话长。他没被收养的原因,不是无人愿意领养他,而是他不愿被收养。为何?这个缘故要追溯到很久之前。而多年前的很多事情他都并不想忆起,便借着日子久了索性忘个干净,只隐约记得曾有人类利用过自己*——所以,具体如何,他也记不清楚了。

 

但对人类留下的不好印象,时至如今,依旧无法消逝。

 

即使他从人类那里得到诸多好处,但他对人类却总还是抱有疑心。他也想过尝试着相信人类,但还未待他完全信任,那人便等不及,抛下他,和其他黏黏腻腻的小猫咪过去了。对此,他也只是嗤笑,也没报复,只是心防日益深重——如今是到了什么地步,他也不清楚了。

 

但他最近觉得颇为不妙——

 

他经过千锤百炼的厚重防备,怕是要被人给敲破了。

 

被谁?

 

这个人姓李名白,看上去估摸着是个上班族。只是上班时间颠颠倒倒,每逢周末总喝到酩酊大醉也不去加班,也不知道他上司怎么受得了他。长得还挺俊朗——扁鹊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即使他活了多年,来来往往的人见得多了去了,也觉着他是个长得好看的人。

 

而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楼道里。

 

那天有点儿飘雨,扁鹊出去玩的久了,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儿,愣头撞进一个小区里,随便钻进一个楼道口里躲雨了事。他正闭着眼睛等雨停,却猝不及防被人一把抱起——

 

于是他头脑一懵,竟然忘了给那人一爪子。

 

他茫茫然抬眼向前看去,一眼就撞进对方碧蓝的眼眸里——该死的好看。

 

他突然有点儿手足无措,只顾着看对方的笑颜发愣。那人身上带着些许酒气,但眼睛却依旧清亮如星,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让他惊慌。

 

“你好,我是李白。”男人如此说道,“我可以带你回家——”

 

他还来不及说完,扁鹊像是终于回过神来,挥出了那停留在半空已久的利爪,对着他鼻梁正正来了一下。他蹬着李白的肩膀落在地上,转身就一溜烟跑到了一个黑暗的角落里躲了起来。他从一片黑暗中探出头来,做贼一般偷偷摸摸的看着高大男人捂着鼻子蹲在地上眼泪汪汪,刚刚挠他的爪子在地上不停磨蹭着,很是不知所措。

 

他心里第一次有了因为伤人而诞生的不安。

 

贰.

 

第二天,鬼使神差一般,他又来到了那个楼道。

 

他昨天来这里的时候莫约是晚上的八九点,今天也是这个时候来的。

 

猫在晚上总比白天活跃点儿。他躺在地上百无聊赖,偏又精神的很,除了舔毛也无事可做。但夜幕逐渐漆黑,他也逐渐没了耐心,在楼道口来来回回绕了不知道多少圈,却也没见着李白的人影。他有些懊恼自己为何没有去注意李白住在几层几号房,但懊恼归懊恼,他却还是乖乖等着——不知道为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等李白,也不知道等来李白后要做些什么。

 

但他就是等着。

 

谁知道这一等就等到第二天清晨。

 

当他看到李白伸着懒腰从楼梯下来的时候,他当机立断扑了过去,对着李白的手就是一口。不为什么,只为发泄自己不知从何而来的怒气。

 

名叫李白的男人吃痛哼了一声,但像是怕他受伤,没有把他甩开。待扁鹊松口了之后,他才蹲下来,摸了摸他的头:“你是不是讨厌我啊,不然怎么老是弄伤我。”他说话的声音平添几分委屈,但手下的动作却很温柔。扁鹊看着他高挺鼻梁上贴着的OK绷,不知怎么怒气都烟消云散。于是他高傲的抬起头,勉为其难的在他宽厚掌心蹭了蹭,算是一种道歉。

 

——殊不知他这动作在李白看来简直是来自天堂的慰藉,铲屎官的本性在一瞬间被唤醒。于是扁鹊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李白一跃而起,蹦跶着上楼去,连公文包都没拿。他舔了舔爪子在原地等他,待他回来时扁鹊抬眼一看——

 

哦,猫粮。

 

扁鹊并不喜欢猫粮,却也并不讨厌。但他想了想,觉得自己和李白刚刚认识不久,并不熟识,所以对李白投喂的食物他到底有些犹疑。他本想矜持的拒绝这份猫粮,但突然感到肚子里一阵空虚——

 

他这才想起来自己一晚上没吃东西了。

 

他刚刚一心怼李白没发现,现在回过神来才觉得肚子里饿的难受。扁鹊偷偷瞟一眼李白——李白正在折腾着给猫粮袋子剪个口子,没有注意到他在别扭来别扭去。也罢也罢,扁鹊不由得自暴自弃。吃了就吃了吧,反正……

 

这个家伙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

 

过了一会儿等扁鹊反应过来的时候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赶紧用手去戳自己的心窝子,颇有恨铁不成钢的味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如此松懈?多年来的警戒,多年来在人类堆里摸爬滚打来的经验都忘光了么?他用力的戳戳自己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儿,但在李白看来他就是饿了在戳着自己的肚皮玩儿——

 

啊,真可爱。

 

铲屎官李白半晌才从痴呆的状态下回过神来,向扁鹊伸出手掌,里面盛放着满满猫粮。“我刚刚忘记拿碗了,地上又太脏,只能先这样喂你啦。”他说,笑的很好看。

 

……蠢货,放在地上也没事啊。他又不是人。

 

扁鹊腹诽了几句,过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的蹭过来,在他手里开始kalikali的啃起猫粮。

 

……防人之心不可无。

 

虽说如此,但还是先吃了再说吧。

 

 

 

“原来之前二楼那个大婶说的在楼道口趴了一宿的那个猫是你啊。”

 

……人类都那么爱管闲事吗?

 

“抱歉啦抱歉,我昨天一下班就去打疫苗了——你挠我那一下见血了嘛。之后我只去买了个猫粮就直接回家了,没和他们去喝酒……所以回来的可能太早了点儿?所以才没遇到你啊。”

 

……是这样啊,真是理由充分无懈可击……所以你之前那么晚回来是去喝酒了?

 

“我住在三楼——不高。是左边那间,你以后可以来找我。”

 

好好好知道了,废话真多。

 

“啊我为什么和你说这么多……你又听不懂。”

 

现在才知道?愚蠢。

 

“不过啊……”

 

李白看着埋头啃着猫粮的扁鹊,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拨了拨他的耳朵尖。

 

“你愿意到我家里住么?”

 

李白昨天想了一个晚上才做出了这个决定。他之前之所以会直接提出邀请,一个是他有点醉了,一个是扁鹊长得着实好看,加上与生俱来的铲屎官属性,二话不说就想虏猫回家。但他后来想了想各个方面的问题,比如居住环境和费用之类,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如果扁鹊再出现,他就尝试着把扁鹊带到家里来。

 

毕竟这猫的那双紫色眼睛……着实好看。而他也莫名的很吸引了李白——和寻常猫不同,他身上有一种懒洋洋、涉世已久的气息,而且有一种倔强和不屈从——

 

他很喜欢。

 

但扁鹊对他提出的这个邀请只是抖了抖耳朵,抬起啃猫粮的头,慢条斯理的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然后他给了李白一个嫌弃的眼神,转身就直接朝着楼道外走开了。

 

……怎么办,还是好可爱。

 

李白觉得自己大概是没救了。

 

叁.

 

在之后的日子里,扁鹊每逢饭点总会准时来李白家趴门,把门敲得笃笃笃笃响。他在李白家里蹭上一口吃的,再在他膝盖上趴会,然后就溜出去到处玩儿去。而李白见他也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怕被抓发展成一看到他就抓住死命往怀里摁,一边痴汉一边蹭个不停,也不嫌他脏。他还说要给他起名,但在扁鹊给他看了第一任主人在他尾巴上用奇怪手法烙下的越人二字后,便也就叫他越人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下去倒也不错。

 

但让扁鹊介怀的只有一点。

 

就是李白家的伙食实在是太差了。

 

猫粮、猫粮以及猫粮——虽说李白买了好几袋给他换着口味吃,但这么长一段时间吃下来也会反胃。他从原本的对猫粮无感变成了一看猫粮就皱眉,每次抗议也都无果——毕竟李白听不懂。每次看他凑过来喵喵叫,除了捂着脸痴汉之外就是拍照。

 

如此想来扁鹊心中不由得一阵嫌弃。

 

他觉得自己是该想个办法让李白知道自己的意见了。

 

至于什么办法——他自有办法。他在人世间活了这么长的年岁,到底也会了一些寻常猫所不会的东西。

 

于是在一天晚上,扁鹊勉为其难的吃下了最后一顿猫粮后,赖在李白家里迟迟没有离去。李白自然很是欣喜,他拿了一床空调被给扁鹊围了个小窝,然后在扁鹊嫌弃的眼神中拿着买来后就一直闲置的逗猫棒和他玩了一个晚上,最后折腾到凌晨才上床睡觉。

 

夜深人静。

 

扁鹊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舒展开来,一点一点的放松自己。随着骨骼扩展开来的咯啦声响,他身上的毛逐渐消退,身形也变得越来越大。他变成了人——也许,不完全是。扁鹊懊恼的摸了摸自己头顶上同他金黄头发一样色泽的耳朵。他太久没有尝试着变成人类了,导致耳朵尾巴都未能消去。

 

但也无妨,这样就已经够了。于是扁鹊捞起空调被裹住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蹑手蹑脚的向李白屋里走去——他没有关门。扁鹊看着李白的睡颜和他嘴边挂着的口水,皱了皱鼻子,犹豫了一下,还是一巴掌下去拍醒了他。

 

“你……!”

 

“安静,别吵醒邻居。”他顺手按亮一旁的灯,抬起下巴看他,“我是越人。”

 

用人类的语言说出自己的名字让他不太习惯,于是他又皱了皱鼻子——这是他化为人形后的习惯性动作。“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别给我吃猫粮了。”他用手指戳着目瞪口呆的李白的胸口,“吃厌了——记住没有?”

 

“……你真是越人?”李白逐渐开始回过神来,疑问脱口而出。扁鹊开始佩服他的心理素质。之前见到他人形的家伙几乎都被吓得半晌不能说话,李白却已经开始缓过来了——虽然还是一脸的不敢置信。

 

“废话。”他嗤笑一身就想抽身回去,却被李白一把搂在怀里,手里不安分的摸上了他头顶的耳朵,还用指尖挠了一挠,像是要确认些什么。扁鹊条件反射的想一爪子抽过去,但又顾及到自己现在没有爪子,只好作罢。不得不说李白撸猫真是一把好手,手从扁鹊金色发顶一路摸到光滑脊背,舒服的他整个人软在他怀里,抖着耳朵啪啦啪啦。他不由自主的向李白的脖颈间蹭去,眯着眼睛,只顾着被顺毛的快感,无暇顾及其他。

 

“越人……你怎么会变成人?”

 

“……说来话长,还是以后再说吧……你好好挠就好。”

 

【END】

 

*扁鹊的第一任主人形象,其实是按他传记里师父的形象写出来的。所以有人类被利用的说法。和传记里一样,扁鹊也是因他开始改变。变得不相信人类之类。

 

Ummmm……第一次写白鹊Only,感觉自己真的好……ooc啊!!!尤其是李白!!!

对不起大家!!!以后我会一点一点的继续琢磨的!!!【痛哭流涕】

讲真这篇文我写的时候感觉很爽……(?),写的很顺畅,大概是因为是小甜饼的原因吧。但写的很仓促,可能会有错字啊剧情衔接不当之类,我会用lof的编辑功能好好改的……。

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也希望大家能感觉到在下对白鹊的爱!!!

顺便提一句,我写这篇文的时候整理了一下他们的性格……他们真的好配啊!所以以后……我可能还会继续写白鹊的……污染了大家的眼睛对不起!!!

 

以及:其实我觉得这篇文可能还有后续。

猫啊……发/情/期什么的嘛。

感觉我写完那篇云亮车后整个人都变色了……。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17)
热度(173)

© 鸡扒不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