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你一出现,它就颤个不停。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动;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的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白鹊】《假使我移情别恋》

*西方paro,范金。
*人物属于地丑,ooc属于我。
*一个小甜饼。

“假使我移情别恋。”

一个平平无奇的寒冷夜晚,年轻的炼金术师如此开口说道。

扁鹊的眼睛盯着坩埚底下不停跳动的金黄火焰,紫色虹膜被微微染上了一些温暖色泽。虽说如此,却无可否认他说的话冰冷至极,似极无情话语。只是他沉静双眼暴露了他心中所想,他只是担忧——因为他眼里并无猎魔人初见他时那份冷硬如冰,还带着湖水般的温和静谧。

“假使你移情别恋。”李白轻笑着说道。他在扁鹊身边盘腿坐着,帽子放在一边,手里精钢铸造长剑平放在盘起膝盖。他的笑带着点儿往日常有的轻佻,颇有些漫不经心意味,“那我一定——”

“认真点。”这大概是为数不多的几次,炼金术师打断了猎魔人的话语。他向来彬彬有礼,但这次却显得有些鲁莽。李白抬眼去看他,发现他双手十指交叠、微微收紧。这大概表示他有点紧张情绪。于是李白也便收起那副吊儿郎当模样。他俊朗容颜在火光下时隐时现,始终不变的却是那副温柔神情——那副让最为冷静的炼金术师也沦陷的神情。“假使你移情别恋。”他重复了一遍扁鹊所说的话,像是在仔细咀嚼这句话的含义。

“我无从干涉你的选择。毕竟爱意发自内心,不由别人强加。但你需要明了,就算你不再爱我,你却依旧是我诚挚所爱。也许我该放手,也许我该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不。就算我知道你会残忍拒绝,就算我知道你眼里已有他人身影,但我顽固。没办法,我爱你,便想将你追回,让你属于我——彻彻底底。”

“但假使你真的找寻到你的挚爱,并且他也深爱着你,那么我会思考。假使我发觉他比我更适合你、更能使你过的愉悦,那我便放手。无需你去开口,我自会离开。”

“因为我还是希望你好呀,我亲爱的小炼金。”李白轻声说道,仿佛叹息,“假使你移情别恋——假使你移情别恋,你却依旧是我的小炼金,我最亲爱的炼金术师。只要你好,我就可以离开啦。”

在他说完一切之后,室内便陷入沉寂。猎魔人蔚蓝双眼仿佛满溢着的温柔湖水,他抬眼,看向坐在桌前一言不发的炼金术师,看他收紧双拳,看他安静背影。过了片刻,往日总是冷静自恃的炼金术师猛地站了起来,桌子被他动作弄得哐当一生响,上面所有东西都摇摇晃晃。他垂着头走到坐在低声的猎魔人面前,居高临下看他——然后下一秒他蹲下伸出双臂,动作粗暴的与李白唇齿相接。

柔软唇瓣相互摩擦,舌尖接触吸吮缠绕。李白不去刻意迎合,扁鹊也不过于深入。这个吻漫长而温柔,带着熔融巧克力的温和甜腻。在这一吻结束的时候扁鹊伸出双手用力的抱住了李白,把头埋在他颈窝。对此李白只是笑了一笑,伸手揉了揉他细软的金色长发。

“我一直在这里呀,我亲爱的小炼金。”

【END】

和上一篇云亮的《当我垂垂老朽》是同一个系列,感兴趣的可以戳一戳。
试图写出老夫老妻感。
因为李白比较浪,所以想写写看假使比较专一的鹊鹊万一移情别恋了他有何感谢。
会说情话的白白,大概。

评论(7)
热度(62)

© 鸡扒不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