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你一出现,它就颤个不停。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动;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的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白鹊】《非典型性童话》(王子白×恶龙鹊)(4)

*西方paro,王子白×恶龙鹊。微养成,幼龙鹊有。
*人设参考范海辛和炼金王。
*ooc甚多,私设甚多,慎。
*存稿势力出动,你们猜猜我存稿还能撑过几章。
*前文可戳头像观看,上线仓促来不及放链接还请见谅。

这几天李白一直很忙。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他迷上了教扁鹊走路。

说起来这些天里李白可以说是全心全意的照顾着扁鹊,除去处理必要的事情之外,他几乎一刻也不离扁鹊身边。而他当奶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照顾孩子的事情也算是有了些经验,从早上的第一次喂奶开始一直到晚上的哄孩子睡觉已经是一气呵成干得十分漂亮,连妲己看着都啧啧称奇。至于扁鹊也是一直被护得好好的——而除了不久前发生的那一次变故,他也一直没惹出什么事端。

关于那一次变故,说来也是让人有些头痛。历史上记载的大多数龙类都是会喷火的,而扁鹊恰好在那个大多数的范围之内,是一条会喷火的龙崽子。他有一日生气李白哄他睡着后离开去上课,哭的便有些狠了,到最后是一边抽泣一边打嗝儿。当时李白看他哭心里内疚的难受,抱着他软下声音去哄,也没注意他打嗝打出的火星子落到地上,骨碌碌滚了滚,居然把窗帘给点燃了。

等李白发觉窗帘烧起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来不及了,他跑出去叫人灭火,然后趁着混乱用衣物裹了扁鹊一路小跑到妲己屋里去把他给安置好,自己才又跑回去找水救火。那一日他房里东西被烧了差不多一半,许多精致绸缎都化为灰黑尘土。而李白也因此受了罚,需要抄十多遍指定的礼仪规矩之类作为惩罚。

要说李白心里没有气,那是不大可能的。至于起火的理由,他用自己打翻了油灯搪塞过去,虽说没被质问为何大白天点灯,却还是被狠狠训了一通。他心里不由得积压了些火气,回去的时候也是拉着一张脸,眉头紧皱。扁鹊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怯怯的抬眼看他,坐在桌子上翅膀扇了扇,小心翼翼爬了过去,“麻麻……?”他开口,声音软软糯糯。

李白看他一眼,心下烦躁,便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在桌边坐下,脸色有点儿不大好看。怎知扁鹊一下就慌了,翻了个跟头滚过去,抱着李白搭在桌子上的手就开始抽抽嗒嗒,嘴里呜噜噜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肉肉双手仅仅扒着李白的手不肯放开,眼泪鼻涕都往他袖子上蹭。李白试着动了动手,结果扁鹊哇的一声哭得更加厉害,“唔……唔要……”他哽咽着,终于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以为你会不要他。”一直默默站在旁边的妲己突然开口,“刚刚你去救火,他就一直说妈妈什么什么我什么什么,我听不太懂他在说什么,只是听出来他一直一直叫你……大概是以为你离他而去了吧。“

听到这些,李白心里不由得微微一动。他低下头去,看着眼泪鼻涕糊成一团的小龙崽子,不由得叹了口气。他用手指顺了顺扁鹊柔软金发,也再没说什么,只是抽出手帕把他脸上擦个干净,然后重新把他抱进怀里。扁鹊到这时才停止哭泣,伸出手勾住李白脖子,把脸埋他胸前,“麻麻。”他喃喃低语,带着浓重鼻音。

“我在。”李白无可奈何——对着扁鹊他总是气不起来。“以后别再这样啦,知道吗?”

好在最后这件事情也算是圆满解决,扁鹊的存在也没有被任何人所发觉。除了被烧掉的那些杂七杂八物品,姑且也算是没什么太大损失。不过那次火灾也让李白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

扁鹊还不会走路。

他当时注意到这一点后便观察了扁鹊一段时间,便发现确实如此。扁鹊会爬,也会滚,动作都很利索。李白房里的桌子是一张很大的长方形木桌,他平时坐在桌子旁边看书,扁鹊就在桌子上爬来爬去,有时候爬到桌子另一端,李白只要招招手,他就一个跟头滚过来,眨眼就滚到李白的手边。只是他不会走路倒是真的——李白试着扶着他站立起来,但他马上就会重新趴下去。

在李白悄悄打听一下,确认了扁鹊这个年龄已经可以开始学习走路了之后,便开始了孜孜不倦的教导。只是扁鹊总是喜欢滚过来滚过去,就算不滚也是爬,对走路一事虽说看起来不算是讨厌,但也并不热衷。李白扶他站起来,他总是一步没迈就重新趴回地上,而就算是迈开了步子,最多也就是走两步的事,有时还会差点摔倒,弄得李白要手忙脚乱去扶。

李白试过用食物去诱惑他,结果无用,扁鹊就吃着手指眼巴巴看他,是动也不动。他也试过退远了对扁鹊张开手,但扁鹊也就踏一两步,然后就又重新在地上爬了起来,一直爬到李白脚边去索求拥抱。最后弄得李白是无可奈何,也只好由着他去,只是有时还是不死心的去试试,结果还是以失败告终。

最后还是有一天,是妲己帮李白把刚刚铸好的一把全新长剑拿来。当时李白还是在教扁鹊走路,但依旧是颇没成效。恰巧妲己在这时候过来了,他就让扁鹊先坐在地摊上,自己站起身来,让妲己把那剑给他看看。怎知妲己刚刚把那柄长剑从包裹着它的重重绸布里给剥出一半,扁鹊就突然不闹着让李白抱他了,只是直愣愣看着妲己。而等到妲己握住剑柄想把整个剑都抽出来的时候——

妲己发誓她是第一次见到扁鹊动作这么快,李白也是。

那时这个肉肉的小龙崽子一个骨碌就从地上翻了起来,颤颤巍巍站直之后撒开了小短腿就噔噔噔跑到了李白面前。当时李白和妲己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扁鹊就张开双臂把李白护在了身后,小小身子晃了一晃,居然还站的挺稳。“不!”他开口说道,奶声奶气,还努力做出凶神恶煞表情,紫色眼睛一直盯着妲己手里的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莫不是以为我要害你?”满头雾水的妲己率先反应了过来,抬头去看李白以征求他的想法。对此李白也只能尴尬的点了点头,“好像……是的。”他说,虽说是无可奈何神情,但嘴角的笑意却无论如何都难以掩藏。

“不过……越人总算是学会了走路,这也是件好事儿啊。”

【TBC】

存稿势力出动。
你们猜猜我有几章的存稿QWQ
一直到开学都只能靠存稿度日了,这儿每天上线只有一小时,还要劈成好几瓣儿……感受一下我的绝望ORZ

评论(10)
热度(91)

© 鸡扒不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