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你一出现,它就颤个不停。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动;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的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云亮】《病入膏肓》(上)

 *西方paro,幼年仆役云×流放天使亮。

*人物属于地丑,ooc属于我。

*ooc严重(重复划重点),慎入。

*私设甚多,年龄操作有,幼云设定。

 *其他王者同人可戳【王者荣耀同人合集】 

(1)

 

赵云是在一个贫民窟捡到诸葛亮的。

 

那日他如往常一般从小巷穿行而过,稚嫩瘦小双腿麻木跨过地上横陈着的瘦骨嶙丁身体,被烟灰染了的俊秀面容上神色看不真切。他身上那件破旧的宽大衬衫往上折了三折依旧颇为邋遢的垂下,一部分被掖进了用麻绳束腰的灰蓝工装裤里,一部分翻在外面露出渍黄衣角。他看起来并不好——稚嫩脸庞、漠然神色和瘦弱身体混杂在一起,这使得年龄在他身上模糊不清。

 

他手里紧紧攥着一个玻璃瓶子,里面半瓶残酒随着他的步伐微微晃动。这是他收拾昨日盛宴残局时得到礼物,那些贵族吃吃笑着把酒递给他,眼里是原始肮脏的恶意。他无从拒绝,便沉默着接过酒,然后理所当然一般引发了一阵哄堂大笑,其中既有男人的浑厚低沉,也有女人的尖细孟浪。笑声将他包围,他却也不说话,只是低下头,用手中抹布将木桌上沾染油渍抹去。

 

那都无妨——只是嘲笑与蔑视。他从出生伊始就面对这些,时至如今他已学会沉默以对。再说这瓶酒对他颇有意义,他能用它从贫民窟后方的一所佣兵食堂里换回几块面包,这使他能免受几天饥饿,也算是上天对他馈赠。

 

赵云加快了脚步——他能感到那些不怀好意目光,有如饿狼般盯着他手中酒瓶。若不是他腰间悬着的一把小刀分外瞩目,他怕是已被人按倒在地、酒瓶被夺。他走过那些熟悉的弯弯绕绕小巷,踩着潮湿腐朽木箱翻越墙头,又从妓/女晾晒在外的胸衣下弯腰跑过。他绕过水坑、绕过那些宿醉未醒的酒鬼,却在走过一个被封死小巷时顿住了脚步——

 

他看到了一个天使。

 

是的,天使——狼狈的天使。一个拥有明亮银蓝色长发的青年蜷缩在泥泞土地之上,身上白袍已脏污不堪。他背后戳刺而出的巨大雪白羽翼此刻团缩在一起,大片羽毛纠结相黏,上面溅着污水、苍蝇飞动,伤痕累累同时腐肉翻出。他就这样安静的待在角落里,无人注意,眼帘垂下,宛如沉睡——或者说死亡。赵云看他,迟疑了片刻才走了过去——他走到这个被世界遗忘的天使面前,低下头去凝望着他,即便他体魄瘦弱身量矮小,看起来却依旧像是睥睨。

 

赵云用还算干净的手推了推他肩膀,却没有得到回应。他看着天使的苍白脸颊和紧闭双眼,犹豫了一下后拔开了手中酒瓶的软木瓶塞。然后他扶起天使头颅,给他灌了一口。辛辣酒液是最好刺激,这个天使自饮下酒液那一刻就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喘气的声音像是破风箱。没错,他醒来了——一醒来他便发现自己已经跌落凡世,一醒来他面前出现便是赵云皱着眉头的稚嫩面容。

 

“你很聪明,但不够格。”

 

诸神领袖冷若冰霜声音再次在他耳边响起,这使得这个狼狈天使心下更是一阵惶恐,咳嗽也变得更加剧烈。他用力的鼓动翅膀想要飞起,但尖端却抵在了四面的墙壁之上,内里的坚硬骨骼刮擦砖石墙面发出刺耳声响。与此同时红砖上大片金色血迹开始蔓延,而他白色羽毛也随之纷纷扬扬而落。赵云看他这副模样颇有些手足无措,他后退两步——却没有走开。

 

“你是天使。”

 

“……曾是。我曾是掌管知识神明……曾是齐名米达伦的存在。”

 

他总算疲惫的停下了徒劳无用挣扎,低沉咳嗽几声后又颓然的坐在地上,出众容颜沾染了几分老朽神色。他转过头去看着赵云——这个人类的孩童,一双眼睛里满是痛苦挣扎,以及嫌恶倨傲,“我——”他像是想说什么,却又是一阵撕心裂肺咳嗽。最终他抬起头来,抹掉唇边染着的金色血液,之后吐出话语一字一句凛冽如刀,偏生还带着刻骨清晰:

 

“我是诸葛亮——曾是天使,现被流放。”

 

(2)

 

“你不饿?”

 

“我无需进食。”

 

诸葛亮蜷缩在赵云的床上,用异常干涩嗓音回答。这个窄小的阁楼房间对他而言过于局促,背后羽翼全然舒展不开,只能以一扭曲姿态折在背后。他原本身上那一袭白袍已经被赵云泡在装满水的木桶里——上面未匝紧的铁线导致污水缓慢溢出,渗入木质地板然后四下散开。所以他现在是全身赤裸,只能拿赵云单薄被单蔽体。

 

他看着坐在矮小木凳上往自己嘴里塞着干硬黑面包的赵云,第一次明了苦难二字在人世间是如何体现。他抬起眼睛四下望去,眼中却看不到任何崇尚神明留下迹象,只有一本黑色封皮的小本圣经被扔在角落,页脚受潮卷起,并无翻过痕迹。他伸手,细瘦手指微微一屈,那本被人遗忘书籍便颤颤巍巍向他手中飞来,“你不信神?”他还是忍不住如此开口问道。

 

“信仰不是我们该有的东西。”赵云伸手拿过小矮桌上摆放的玻璃水杯,也不介意杯口的裂痕,直接饮下这杯冰冷刺骨的水。“别抱怨,这里的环境算是很好……至少你不用和其他人去挤一个房间。”他费力的咽下喉中硬石一般面包,然后把手中剩余的食物塞进锈迹斑斑铁箱以防老鼠啃噬。“过会我会去工作,估计会很晚才回来……你需要睡觉吗?”

 

“无需。”诸葛亮垂下头去,手下被水浸软的纸张服帖的粘在他指腹之上。他的目光略过那些用劣质油墨印刷的拉丁文字,从其中他却无法嗅到半分神圣气息,“你不信神……那么为何要救我回来?而且我无法给你你所需要……遭流放的神明,不过苟延残喘废犬。”

 

“你看起来很可怜。”赵云沉默一会儿后如此说道。他伸手去触碰诸葛亮双翼上结痂的金色创口——这动作使得诸葛亮不自然的瑟缩一下,却没有避开。“凡人向我们祷告祭祀,都是企图用心下至诚来换取我们恩赐,食物、胜利抑或其他。”诸葛亮抬眼去看这个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人类男孩儿,不得不承认自己心下有着不可思议情绪,“所以我第一次知道……你们居然会毫无索求的付出。我以为只有我们才会如此。”

 

如此的……蠢笨。但他终究没有说完后半句话,而是选择收住了话头。

 

“那你应该是个年轻的神。”赵云站起身来,不去看他,而是拿过身边摆在矮桌上的深蓝带子绑在额上。他一边伸手调整脑后的结,一边开口和诸葛亮说话,“是,这世上贪婪的人很多……”他说到这里明显的顿了顿,像是在组织语言。诸葛亮注意到他发贪婪一词的音时迟疑了一下,没有带上末尾那个轻微弹舌,心下不由得猜测他是否受过真正教育。

 

“但人总是好的。”他斟酌许久才吐露出这句话语,然后换来这神明一声低笑。他颇为不满的看向这个苍白的天使,眸中神色是认真至极,“人总是好的。”他又重复了一遍,这一次咬字异常清晰。诸葛亮看他,看他露出的细瘦四肢上斑斑驳驳的新旧伤痕,未能明了他从何得出这个结论,“你不知人心丑恶——”“你不知人的好。”诸葛亮刚刚开口便立遭反驳,为此他们还彼此瞪视,看起来像是两个相互赌气孩童。

 

“……你为什么会被流放?”像是知道这再讨论下去也是无果,赵云转移了话题。他颇为烦躁的把那发带松开又绑紧,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结。而对他这莽莽撞撞提问诸葛亮也并没有生气——虽说这问题是割入了他心中软肉,但不管如何说来却都是事实。他向来都坦然面对事实,不管这事实是否真的难以接受。“他们说我少了点东西。”

 

他说出这句话后,像是觉得这个说法不大具体,便又开口补充了一句,“他们说我缺少了一点……神明应有的东西,但到底是什么,他却没有告知我。”

 

说出这句话时诸葛亮眼中罕见的流露出了茫然神色,眼帘微微耷拉下来还带点颓然,没有半分他初见赵云时那份深入骨髓高傲,反而不过是像个失去玩具的幼子。赵云看他这副模样不由得怔了一怔,却也不言语,只是走得离他近了一些。而后他抬手摸了摸诸葛亮的头顶,动作轻柔得像是在抚慰婴孩。

 

“很抱歉问你这个。”赵云看着讶异抬头的诸葛亮,一字一句认真说道。他一双眼睛在此刻闪烁,像是山峦间如镜的泊泊湖水,看得让人心里微微一动。诸葛亮嘴唇微微张开,像是想说些什么,但这时钟声敲响,震耳欲聋——于是赵云抬眼去看自己房间左侧那扇窄小窗子,透过那不过方寸玻璃看到窗外扑闪翅膀的灰鸽,和已见暮色的天空。

 

“我该走了。”赵云如此说道后就匆匆忙忙的套上磨穿了鞋底的鞋子,上面绑带只是草草一绑就算作了事。他打开了那只能躬身而过的木门,然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反身去拿那个贮藏食物的铁盒,从最底下拿出一张用报纸包着的东西。他从那包东西里拿出一块,然后又重新将它包好塞回底层。“吃吧。”赵云不由分说把那块东西塞入诸葛亮手中——

 

是块糖。

 

“甜的……能让人心情变好。”赵云看着他手中糖块不由得吞咽口水,但他还是坚定转回目光,重新看向诸葛亮。糖果对赵云来说是生活不可多得礼物——这贵族在平日里就能享用的东西,对他来说却只有在节庆时才能在宴会结余时从厨房那里收到些许。而若是能够得到,他必定小心翼翼珍藏不舍得塞入口中,只有特殊情况才会重新翻出——比如此刻。

 

在做完这一切后他就匆匆忙忙的离开,破旧木门被哐当一声甩上,不合脚的鞋子敲在腐朽的木头楼梯上发出些让人心惊声响。不久之后世界就重新归于沉寂——房间里只余诸葛亮一人。

 

诸葛亮怔怔看着他离开方向,过了许久才算是回过神来。他抬手,将那干硬糖块塞进口中——而随后蔓延开来的,是让他险些被呛到咳嗽的甜美味道。

 

“真的能……变得愉悦。”

 

【TBC】

 

快开学了不由得拼命码字,免得从今往后再无时间。

找回初心,开始写自己想写的了,不再迎合讨巧。

偏严肃向作品,剧情晦涩,语言繁琐。但我喜欢。

想写一个云妹救赎亮亮的故事。

最近云亮出了蛮多事情……希望能够恢复过来。

希望太太们都能好好的。小透明等着你们。

 

你好,我是鸡扒不吧唧。

可以叫我鸡儿/鸡扒/吧唧,但请别叫我太太呀,太生疏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5)
热度(74)

© 鸡扒不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