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你一出现,它就颤个不停。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动;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的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白鹊】《救赎》

*人物属于地丑,ooc属于我。

*梗源朱古狸太太,已授权。 @挖狸八爪 

*神父白×十恶不赦鹊。

 

 

他们相见那日大雨磅礴。

 

重重落下雨水激起大片泥土腥气,透明水珠自彩色玻璃上一路滚落,于诸神之父眼角留下一行水渍——像是泪水。暴雨声音纷扰,李白便干脆合上手中书本,自神像前起身。他缓步走下台阶,脚步声在空无一人教堂内分外清晰。而最终他于门前停下脚步,抬起的手稍微顿了一顿,却还是向前平举,将这从不上锁的年久失修木门重重推开。

 

吱呀作响声音难听,李白却充耳不闻。他的目光向远处投去——却又很快收回。等他眼神重新聚焦起来的时候,视线已经投向蜷缩在门口树下的那个瘦小身影。

 

年轻人,男性,赤身裸体。但即便如此李白打量他的眼神也依旧是肆无忌惮。而透过重重雨幕他依旧清清楚楚看见那人肋骨于皮肤表面留下的清晰痕迹——瘦削,他不由得感慨。而过了许久这个年轻的男孩儿依旧一动不动的蜷缩在树根旁边,膝盖曲起,头埋在放在膝盖上的双臂之中。也许是出于好奇,李白目光滑动,从那人的乌色发顶一点一点扫到他背后黑色羽翼——

 

是的,黑色羽翼。这使得李白不由得用力眨眨眼睛,以防是自己因阅读过久而视觉疲累、出现错觉。但那毕竟真实,于是一切未变。那羽毛稀疏、伤口流脓发臭的残破翅膀依旧存在,仔细去看还能看到蛆虫在皮层之下扭动,苍白骨架透过翻起皮肉戳出。罪恶——李白只能如此想到,他一双蔚蓝眼里神色说不清道不明,也许悲悯,或者其他。

 

他就这样静静站在门口,别无动作,也不说话。他注视着那个男孩儿,像是等待着什么。而待他等到远处马灯点起之时,那个男孩儿终于有了动作——他茫茫然抬起头,抬起细瘦手臂像是去接落下雨水,漆黑如墨的湿漉漉头发黏在他脖颈以及脸颊。他嘴唇蠕动几下,李白只能隐约辨别出“不干净”这个字眼——然后他就看见这男孩儿眼眶忽的发红,翡翠色眼睛里是满溢绝望。

 

他拿起放在身边已久的银制匕首,满脸木然——然后他忽的往自己手臂上就是重重一刀,与此同时粘稠的黑色血液喷薄而出,刀口深可见骨。但他像是不知痛楚,手下锋利刀刃快速滑动,顷刻之间他光裸手臂上就伤口密布,于此同时腐臭气息开始蔓延。他一边用力的划伤自己一边把伤口暴露在雨水之中,与此同时还用手背不停磨蹭,像是要搓洗掉什么脏污。但斑驳雨水落在他黑色血液上却没有混入其中,而是吱呀一声蒸发消散,仿佛触到烧红热铁。而事至如此他却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眼里绝望疼痛半点未消。

 

李白终于看不下去他举止,他奔入雨中,也不顾自己顷刻便被淋湿,自男孩儿身边蹲下,一手扼制住他拿刀的手,一手重重按在他伤口之上试图止血。很快李白就感受到了仿若是被烈火烧灼一般的痛苦,那黑色血液仿佛在透过他白色手套腐蚀他皮肤。但他却依旧没有放手,而是保持如此姿态定定看着男孩儿愣怔的翠色双眸,“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听见自己如此说道,声音里还带了几分压抑怒火。

 

那男孩看他,眼里满是疑惑迷茫——然后逐渐变为无措。他目光扫到了李白胸前坠着的红色十字,而这使得他痛苦不堪的闭上眼睛,“我——我——”他唯唯诺诺说道,声音微微拖长,闭上眼睛眼皮轻颤了几下,却最终睁开,直面李白那双撼人心神的蔚蓝眼瞳。他嘴唇蠕动,呐呐张口——这时他湿润双眸中的眼泪终于汹涌而落,宛如浪潮。

 

“我十恶不赦。”

 

他如此说道,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他声音带着浓重哭腔,却无大声嚎叫或是抽噎之类。他只是一双翠色眼睛大睁,其中涌出泪水混着落雨在脸上泥泞一片,狰狞,却也绝望。

 

李白看他,动作顿了一顿后不由分说把他从地上拽起。男孩儿被他拉的一个趔趄,细瘦双腿抻直之后勉勉强强站了起来。李白拉着他往教堂里走去,他却也不挣扎,只是跌跌撞撞跟着他往里走——

 

然而下一秒事故陡然发生。这个年轻男孩的手刚刚越过教堂门槛就猛地燃烧起来——像是被浇上汽油点燃。李白惊诧之余果断把他往后一拉,好使他重新回到了教堂之外。男孩儿低下头,沉默的看着自己手腕以下部分熊熊燃烧,皮肤焦黑,紧缩发皱——这火焰舔到李白手上是温吞触感,但在男孩手上看起来却有如狰狞恶鬼在啃噬皮肉。

 

“你不痛?”

 

“痛——但这是惩罚,于是我接受。”

 

这是李白第一次清清楚楚听到他声音,原本大概也算是清朗,却被压得低沉。他吐字略微有点含混不清,口音带点儿南方味道,末尾的大舌音异常浑厚。

 

“为何?——我意指你为何十恶不赦,为何需要惩罚?”

 

“……徐福。”

 

男孩吐出这个人名之后表情终于有所松动——变得厌恶至极。“我一生中最大罪恶,便是相信他,为他所用,且以他为信仰。我做他的刀帮他杀戮,却余了他一双干净双手。”他手下微微用力以挣脱李白的禁锢,随后他后退两步,重新将自己暴露在雨水之中,“我已因他而变得肮脏……就连暴雨也冲刷不净。你不要碰我……你既为神圣,就不要染上我的脏污。”

 

“啊,那么要我帮忙清洗吗?”

 

李白像是没有听到他所言话语一般露出笑容——宛如冬日暖阳。他看着因他这句话愣怔在雨中的男孩儿,伸出手安抚性质的覆上他头顶,感到手下被雨水浸透发丝的触感厚重。然后他把手放下,不由分说的拉住了男孩儿的手迫使他与自己贴近。之后他微微阖上那双有如明朗天空双眸,于男孩儿额上落下轻柔一吻——

 

不带欲望,仅为祝福。

 

男孩微微瞪大了眼睛——与此同时变化自他额前开始蔓延。他原本黑白相杂头发变成了有如阳光纺成的一般色泽,明亮金色似乎能够灼伤人的眼睛。他原本沉沉的翡翠色眼眸在一眨眼后已是瑰丽紫色,仿佛酒神狄俄尼索斯往他眼中倾注一吻。他身上疤痕开始愈合,血液开始变成泊泊鲜红。他背后羽翼上黑色羽毛纷纷脱落,与此同时仿若云雾般柔软白羽开始新生。

 

——他得到了救赎。

 

“这不就干净了吗?”面对对方惊讶神情,李白只是笑的眼睛弯弯,看起来很是愉悦。“当我陷入绝望之时,天父曾往我额上落下一吻。当我被世人所厌弃,却遭真正神明垂怜。”他抬手揉了揉这男孩儿的头,“而现在我把这份祝福转交给你,请一定要保管好他呀。”

 

消失了——一切都消失了。那些混杂着浓厚恶意、仿佛自炼狱而来的种种象征全都于他身上消失。男孩儿颇为不可思议的往身上看去,发现就连徐福用来束缚他的那些红线都也全部消失不见。他抬起头愣愣看着李白,看着对方浸在雨水之中清澈眉眼,咬了咬嘴唇——然后他上前一步,张开双臂抱住了他,他手臂细瘦,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谢谢。”

 

透过被浸湿的冰冷衣物李白能够清晰感受到怀中男孩儿的滚烫脸颊,而从他口中吐出话语也带着沁入人心暖意。他不由得笑了——然后他张开双臂,轻柔的反抱了回去。

 

“作为报答,你就到我那帮我工作吧——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呀?”

 

“……秦缓,秦越人。”

 

【TBC也许END】

 

太太er的设定太棒了啊啊啊疯狂打call!!!

白白和鹊鹊都超级可爱!!!

设定有增删修改注意!!!有增删修改注意!!!有增删修改注意!!!加进了自己的理解!!!私信问了太太er能否增删修改but没回……所以先放了qwq抱歉!!!如果太太er介意的话这里可删文!!!

想问太太er要这个设定的长期授权!!!以后也想用来写文!!!

末尾放链接XD

【太太er条漫的链接】

【太太er人设的链接】

评论(9)
热度(74)

© 鸡扒不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