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你一出现,它就颤个不停。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动;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的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云亮】《赌约》

*梗源情报太太,前排艾特。 @情报 

*现代paro,神父云×恶魔亮。

*人物属于地丑,ooc属于我。

 

(1)

 

“你输了。”

 

小恶魔吃吃笑着如此说道,干瘪修长手指伸手抵住一颗白棋轻轻往前一推,而后黑色的国王便翻滚着摔出棋盘之外,发出一声脆响。他眯起眼睛,一张狰狞丑陋脸上神情显得很是愉悦。

 

“总是我赢也太过无趣。”

 

诸葛亮如此答道,手指微微一屈,滚落一旁的棋子便又颤颤巍巍浮起,重新落在棋盘之上。他一张脸是令人心惊的俊秀,却染尽了百无聊赖神情,无论怎么看来都有点颓然,那双地狱里罕见的蔚蓝眼眸也显得了无生趣。而他对面坐着的那个小个子恶魔像是对他观点颇为苟同,脸上松软皮肉顿时耷拉下来,也显出一副索然无味样子。

 

“既然无聊,不如找些事情来做。”那小恶魔突然显得精神抖擞了起来,他开始笑,歇斯底里,声嘶力竭。“你知道——你知道我们所对应的那块人间地域,新建了一所教堂么?”他兴致勃勃发问,眼睛发亮,不怀好意的、邪恶的光亮。

 

“有印象,毕竟它令人厌恶气息已经蔓延。”说到这里诸葛亮仍是一副兴致缺缺样子。他近日里整日整日的同小恶魔下棋,就连翅膀也萎靡垂落,一时像是打不起精神。

 

但那小恶魔却不顾他这副模样,也不顾他是否在听,只是清了清嗓子,尽管这样他声音依旧嘶哑难听,“我记得那儿有个神父,我见过他几次,没错,我见过他几次。”他又咕咕怪笑起来,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声,“他是个正派人,堂堂正正。我以恶魔的名义担保,他是我这一生见过最正派的人。既然你输了这盘棋,那么我们打个赌,看你是否能够将他拖入地狱——如何?”

 

他用那双乌黑发亮的小眼睛小心翼翼的去瞅诸葛亮,心下忐忑。这个游戏他是喜欢的,但他不知道诸葛亮看法如何。这个年轻的恶魔天生聪颖,对于其他恶魔蠢笨想法总是毫不掩饰嗤笑,结仇无数,却也收获钦佩。他不是顶邪恶的人物,却是个顶聪明的人物,而这点小恶魔十分欣赏。他想同他结交——却怕落得遭厌恶下场,因此每次建议都提心吊胆至极。

 

然而对此诸葛亮把玩着手中的国王棋子默不作声,不认同,也不反对。就在小恶魔几乎要放弃之时,他放下手中棋子,骨制棋子落在棋盘上是咯嗒一声,“什么名字?”他问道,没有看小恶魔,只是眼帘垂下,面无表情,“最近过于太平——总归得找点事做。他叫什么名字?”

 

对此小恶魔很是欣喜,一张苍老面相是舒展开来。他绞尽脑汁去想那个他见过几次的人类文字,半晌之后犹疑的开口说道:

 

“赵云。”

 

(2)

 

“赵云。”

 

诸葛亮吐出这个名字,坐在都市大厦的楼顶之上,双脚搁在外面晃荡。这样看来他不过像是个顽劣少年,眉眼青涩,而正因如此他也只有在独自一人时才会这么做——出于放松目的。

 

他从一些侏儒手里拿到了附近街道的剖析图,标着赵云两个字的房间位于一处敞亮街道的二楼,地处略微有点偏远的郊区。他皱着眉头,开始揣测着到底会是个怎样的人物。

 

小恶魔告诉他这人年轻,但这点他颇为不置可否,毕竟那家伙对人类年龄向来迟钝。只是他绝对是个正派人,既然小恶魔口口声声同他保证,那就绝对是如此。毕竟恶魔能够嗅到人身上的罪恶气息,一个人若是干干净净,他们这些在罪恶里滚了几百年的家伙怎会无法发觉。

 

再在这里一直考虑下去也得不出结果。诸葛亮再次扫了一眼手中的地图,拍拍裤子就打算过去看看赵云真人。说起来他今天一身也是标准的恶魔打扮,黑衣黑裤,贴身布料勾勒出清晰肌肉轮廓。这副衣着是恶魔教科书式的一贯装束,他不喜欢,却也无从拒绝。

 

赵云的住所里这大厦有些距离,诸葛亮用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才到达了那里。他略微抖了抖背后漆黑如墨的厚重膜翅,借肌肉力量收起,而后膝盖重重一屈蹲在了赵云房间的窗台之上。这是个让他有些委屈的姿态,他只能用脚尖抵住窗台的凸起部分,手扣住上面的一个短短窗檐。这让他本就有些烦躁的心情更加糟糕,不由得略微凶狠的咧了咧嘴,露出尖尖虎牙。

 

诸葛亮微微眯起眼睛透过窗户去往里看,发现一个男人躺在床上,姿势是标准的入殓睡姿,平躺,双手交叉叠在胸前,身子挺得板正。他不由得嗤笑一声,而后把手贴在玻璃窗上透过窗帘缝隙往里看。只可惜月光暗淡,他竭尽全力仍看不清那人容颜。于是他干脆利落把窗户向自己一拉,抬腿就跳了进去。

 

厚重鞋底及时悬停在了木质地板上空,以防重物敲击发出巨大声响。诸葛亮微微敛起了翅膀,这才一点一点落到地上。赵云的床就在窗户的旁边,他侧过身去,这名人类男人的容颜就直直撞进了他的眼中——

 

无可否认,他确实俊朗,却又是难以让人妒恨。仔细说来他大概是那种让所有人都能感到亲和的长相,温润却无内敛,眉眼间就连入睡也带着端庄。出乎意料,正如小恶魔所说,他很年轻,大概是在二十岁上下,而他也确实洁净——但是是一种复杂的洁净。对于这点诸葛亮懒得细想,毕竟无论如何这些洁净味道对恶魔而言都并不讨喜。

 

他想要挪动脚步,但无奈这里铺的是木头地板,稍微一动便是嘎吱一响。诸葛亮尝试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无可奈何的决定鼓动翅膀飞起。他背后蝙蝠一般膜翅并不轻薄,但好歹还算小巧,因而在这狭小空间里扇动时也不算是局促。

 

他稳稳悬停在了空中,鞋底与地面不过一个指节距离。而后他来到赵云的床边,微微俯下身去,目光从他合上眼睛扫到紧抿嘴唇,仔细打量的同时心下已经开始盘算些有的没的东西。看着看着他突然无由来的有种心悸之感,而后,像是鬼使神差一般,他伸出手去,悬停在了赵云的面颊上方——

 

却猝不及防被人一把抓住。

 

“你好呀。”那原本安详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湖蓝色的眸中是满满当当漾着的平静,似乎他人的入侵不能惊扰到他丝毫。在他醒来的一瞬间他脸上的线条便都活跃起来,最后拼成一副带点礼貌笑容的表情。他注视着诸葛亮,眼中那汪蓝色像是山林间泊泊湖水,静谧而美好。“你是恶魔吗?”

 

他不惶恐——不害怕,不畏惧。他就如此稀松平常的询问诸葛亮的身份,像是日常道安。这下子反而是诸葛亮慌了神,他用力的抽回手,重重落在了木质地板之上。

 

就因为他一句话,诸葛亮突然之间就变得手足无措起来,他颇为木讷的看着赵云,过了会却还是咬紧牙关,什么都没说就仓皇的翻出窗口逃了出去,是有如丧家之犬般狼狈作态。

 

他并没有离开多远就停了下来,不疲累,却是没由来的喘息不止。他暗地里唾弃自己蠢笨姿态,却也觉得茫然,不知自己为何会突然开始畏惧人类。他逃,现在想来是没有理由。他为何要逃?翻来覆去的想,但仍旧不明了。赵云并未威胁他,只同他说了一句话——他却莫名惶恐,与他往日行径大不相符,也不像他冷静个性。

 

也许是因为他那双摄人心魄的蓝眼睛?

 

他不明了。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绪,缓慢的扇动翅膀往回退了一些,躲在建筑物的阴影里往赵云家的窗口看。那身着棉质睡衣的神父如他所料,正站在窗前往外看,柔柔月光打在他脸上,光影居然分明。

 

他在那里停驻了一会儿,看着赵云久久停驻在窗前没有动静。而后他看见赵云突然转过头朝他所在的地方看过来,神奇似乎有些愕然。但他很快就弯起眼睛,轻轻笑了一下。这笑容与刚才接人待物的公式化笑容完全不同,像是真正发自内心,嘴角勾起的轻微弧度有如同最为柔软织物——亦或是天边丝丝缕缕白云。

 

“晚安。”

 

他似乎在这么说着。

 

诸葛亮被他笑得恍惚,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些许。而在他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些什么之后不由得用力咬牙,觉得今日真是糟糕。恶魔没有运气之说,他也就不能找借口说自己今日诸事不顺,只好心里推脱几句说状态不佳,之后转身就跑,仔细去看他翅膀扇动,却也能寻出几分慌乱之感。

 

而今日也是他第一次,因人类露出一副如此狼狈样子。

 

(3)

 

诸葛亮并不能说喜欢小孩子。

 

但相比起其他恶魔他是要好得多。大多数恶魔都厌恶人类的稚童,痛恨他们澄澈眼睛,拒绝他们无邪话语。而他仅仅是不大喜欢,绝没到那种恨之入骨程度。

 

至于诸葛亮不太喜欢原因,却与以上理由无关。他总是对幼童感到厌烦——大概是他们吵闹声音会惹他心焦,坦诚之言会让他难堪。而也正因为这些,他看着赵云,就不由得油然而生一股敬佩之意,虽说很快便被打消,但无可否认这确实曾经存在。

 

至于这敬佩从何而来——大概是赵云身边围着的稚嫩孩童。他们都是七八岁模样,有的衣衫褴褛,有的穿着规整,抑或面黄肌瘦,抑或面色红润。但他们都仰着头看着赵云,口中说话不停,脸上无一例外洋溢着饱满笑意。而这都是因为赵云——这个站在人群中央的年轻男人仿佛是有魔力,手中没有苞谷,却驯服了这一群叽叽喳喳鸟雀。

 

没法儿,他的笑容和谈吐都温文尔雅,举手投足间都有亲和之感,这也使得他的每句话都让人听得进去,就算环境嘈杂。他明明身着一身禁欲质朴神父长袍,看起来却像是晚宴上彬彬有礼绅士——这种自带气场过于强悍,使得他像是无论何时都穿着一身无懈可击盔甲。诸葛亮回忆起昨晚,不得不承认昨天他就算睡着也带着这种感觉。

 

诸葛亮在略略扫了几眼后也就别开了眼睛——他还有别的事要思索。他既然要将赵云拖入地狱成为他同类,自然要找些东西来引诱他,让他一点一点坠入深渊。而按他往日经验,这般的清心寡欲之人往往难以抵抗住欲望诱惑。

 

只是他不知道他心中的欲望诉求到底是什么……大多数人渴望的无非是赞誉,权利,金钱和性。赵云所得到赞誉已经够多,他看上去又不是自满之人,因而这大概无用。权利?金钱?他若是渴望权利和金钱,就不会放弃一切来这教堂做个小小神父——据诸葛亮所知,他家境非常宽裕,也正因如此他才有机会根据自己内心所想选择这一薪水微薄工作。

 

那么余下只有性。诸葛亮追忆起自己于史书上读到的先辈事迹,有不少恶魔谈到神父时都口吐嘲讽污秽之言,用极尽难听话语加以贬低。在他们口中那些主教和神父皆荒淫无度,声色犬马,而这也是地狱里一个人人熟知笑谈。

 

诸葛亮思量许久觉得这大概可行,虽说自己并无任何经验。他硬着头皮去那些装饰奢华宾馆里略略瞅了几眼,选出个身姿妖娆女人后变成她模样。改变自己外表对诸葛亮来说并不是件难事,而他也不用真正同赵云交欢,只要诱他有了这分淫秽心思就好——至于之后的事情,迷惑了他,随便把他扔到个容貌姣好妓女的床上也就算是完事。

 

眨眼间深夜,赵云也踏上归家路途。诸葛亮看他合上了教堂的门,便就早早来到他必经之路等着。他现在模样是个细腰长腿儿的女人,裙摆拉到大腿根。女高音歌唱家般高耸胸脯呼之欲出。诸葛亮从一旁玻璃反光看到自己这份模样,颇有些痛不欲生。

 

他并不擅长做这些事情,只是因为他向来不喜。他之前也带领一些人步入地狱,却都没有选用这样的方式。所以这大概也是他头一次豁出去如此。

 

而追根究底这估计是昨日的难堪经历导致。那次的逃离在他心上是疮,他这样高傲的人,是无论如何都想要争回一口气的。

 

他不会说甜言蜜语,更不会用眼神勾人魂魄。他所能够依仗的便是自己变换出来的出色外表,和衣着暴露带来的假模假样性感。于是在赵云路过他身边时,他只是干脆利落的黏了过去,不发一语,只是紧紧拽着他不放。

 

这对于真正的恶魔而言是不够格,很不够格,但对于诸葛亮来说他已经是做到了极致。他痛苦不堪的闭上眼睛,心下后悔浪潮是一浪高过一浪。

 

但既然开始了就要做到底。他没有放弃的理由。

 

只是过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颇为讶异自己居然没有产生预料之中的厌恶反感心理——他本来就是抱着赴死心态来的,毕竟赵云和他同为男性——虽说恶魔男女之间意识薄弱。所以他做这种事情本就很是勉勉强强,想想甚至有点反胃,只求不中途受不了落跑就足够。

 

但事他居然意外的没有任何排斥心理或是动作。虽说那鲜明的洁净气味儿让他有些不大舒服,但赵云身上温热体温和清新气息都意外的讨他喜欢——那是旧日的气息,带着吸引恶魔的阳光味道。而这也让他不由自主的愣了一愣,眼睛睁开后满是迷惘。

 

赵云在这个性感女人出现时不由得吓了一跳,但出于礼貌只是坚定的用手去推她,而没有做出什么粗鲁举止。他就连拒绝时都带着那种温和气息,但这并未影响他眉眼间严肃神情半分。

 

他口中说着拒绝的话,诸葛亮听了几句,不外乎就是什么我是神职人员身心都属于主还请不要这样了之类一板一眼的话语,虽说神情很是认真,但着实没有什么说服力,于是他也就继续粘着,当做没有听见。好在已是深夜,行人稀少,没什么人对此评头论足,不然难堪的就不只是赵云一个,连诸葛亮也会觉得颇为尴尬。

 

但突然之间赵云停下了动作,诸葛亮心下不由得有些期待,觉得大概是自己所做所为有了成效。但他在得意之余却猝不及防被赵云一把揽住了腰。他颇为惊诧的抬头去看赵云,心下骇然——同时还感慨一番没想到他背地里居然开放至此。他想开口,却又猛然间撞进他那双与自己全然不同的蓝眼睛里,是怔了一怔,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原来是你呀。”他如此说道,“昨天晚上我见过你的——我记得,我知道那并非梦境。”

 

诸葛亮听他前半句,还以为能借此寻觅出他一段风流史来,颇有些难得的愉悦。但他的后半句话无疑是一发闷棍,把他是彻彻底底的敲了个措手不及。他在慌乱之间往身边的橱窗看去,那影子就算朦朦胧胧也能看出这无疑是个女性的姣好身姿。

 

所以说他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似乎是看出他心下疑虑,赵云的眼睛因笑意微微弯起,有如一轮弯月,“曾有人说过我于幼婴时期曾见过神明一面。”他如此解释,“他感召我,于我眼中留下一滴泪水——而从此我便能够看穿世间多数罪恶,也能看穿多数恶魔的伪装。”

 

他口中所言让诸葛亮一阵惊愕,他抬起头往赵云眼中看去,心下却越发骇然——他早就隐约发觉赵云眼睛有不同寻常之处,却没能想到原因。他开初以为那是因为赵云眼睛那夺人心魄的俊美导致,但现在想来大概是因为那种蓝色太过纯净,让他这般恶魔看了就不免有心悸之感。

 

在知晓自己被看穿之后诸葛亮是颇为难堪,推搡着赵云就想挣扎着逃掉。但他现在到底是一副女人躯壳,力气自然难敌男性,便也就无可奈何变化成了自己原来的模样。至于之后他好歹是从赵云怀中挣扎了出来,却不由自主的咬牙切齿。而他这副神情不知为何被赵云曲解出是一种害臊作态——却不知这其实只是出于他尴尬至极心理,并无其他意思。

 

但大概赵云对这种男性之间亲密动作和他人神情变化之类向来迟钝,便也没觉得有些什么,只是见这俊朗恶魔像是害臊,不知从哪觉出了几分好玩。大概是出于孩童一般的恶作剧心态,他又伸出手去抓诸葛亮的手,一双眼睛直直看着他。这次与以往大不相同——他那副武装褪去了许多,一双眼里满溢着的是柔软滚烫的笑意。

 

“要来我家里坐坐吗?”

 

他如此说道,仿佛在邀请一位老朋友,语调轻缓。诸葛亮看着他,茫茫然退了两步,心下颇为不理解这个总是笑容可掬人类做法。“你不怕我?”他沉默了一会儿后如此发问,故意微微咧开了嘴,尖利犬齿泛着白色贝壳一般光芒。而他双翼也在背后完全舒展开来,是铺天盖地一般的黑色。

 

“我为什么要怕你?”

 

“……因为我是个恶魔?”

 

赵云听他说出这句话后居然笑出了声来,连捧着书籍的手也因此而颤抖不止。诸葛亮看他这副神情不由得恼怒,伸手去想打他,却发现自己的手还被他牢牢抓着。“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呀。”他轻轻巧巧说道,像是觉得不妥,又加重了些语气,“我只是觉得这个说法很有趣……为什么你是恶魔,我就要怕你呢?我是神父,那么你是否该畏惧我?”

 

怎知诸葛亮听到他这席话后却收起了脸上全部神情,一张苍白面皮上神色如同冬日霜雪。他微微垂下眼帘,过了许久才复又抬起,眼里蓝色如一潭死水,说出话语一字一顿:

 

“我所降生之处灾祸横生,瘟疫泛滥。我驱使饥饿爬进穷人家门,我引导贪婪夺人心魄。我活着不为了好,死了不为了善。地狱是我永恒归宿,天堂使我永不超生。”

 

他念出这段话,每个字像是重逾千斤。就文字来看,这像是不知是条例还是什么书上摘来话语,长且繁复。但这一经他嘴念出便像是最恰当剖析,带着浓重自嘲和虚无骄傲。最后他看着赵云眼睛,突然露出了孩子气的微笑——像是那种浑身都脏兮兮的顽劣孩童在恶作剧时露出的笑容,“——还有,我想将你拖入地狱。”他补充道。

 

他前面话语都宛如死人说出,唯有最后一句话才带出一丝生气。而后他看着愣怔在原地的赵云,表情终于松动,露出嘲讽笑容。而后他想转身离去——

 

却又冷不防被人抓住了手腕。

 

“我曾用很长时间去追随圣洁之物——例如神明,也有其他。”他这句话说的急促,猛地停住之后又深吸一口气,才得以继续往下说,“因为我追随着那些善与美。但后来我明白,那是信仰,他遥远。也许我终有一日能成功,但绝不是现在。而既然我当下不能找寻到那些好,那我干脆,就让我力所能及之处的坏的变成好的吧。”

 

“既然你觉得你是坏的——我就把你变成好的。”

 

他这几句话说的认真,眼神还由于过于坚定而带莫名有些顽固。但不知为何诸葛亮却真从他话中摸索出了他那分真实情意。他呐呐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来劝说他放弃。但这时他脑中自己与小恶魔的赌约却一闪而过——于是他果断改了口,重新露出笑容,“我们来打个赌。”他说。

 

“打个赌?”

 

“一年。”诸葛亮摩挲着下巴敲定了这个时间,“我用一年时间和你赌,你若是能够教化我——该死的说法。”他嘟囔几句抱怨,而后又继续往下说,“你若是能够教化我,这个赌便是我输,而我若是能够拖你坠入地狱,那么便是你输。没有赌注,因为这个赌约本身就自带着赌注——要么我赔上我,要么你赔上你。”

 

“如何?”

 

“很好。”

 

出乎诸葛亮的意料,赵云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下来,没有任何犹疑。“然后?要怎么做……?”他像是没有参与过什么这种赌约,眉目间颇有些迷茫神色。诸葛亮看他不由得发笑,“总不可能是拉钩钩。”他说,话语中带了几分嘲弄意味。“文书的形式对恶魔来说拙劣,只需要铭记在心就可。毕竟这份赌约,没有毁约的可能。”

 

“那么……”

 

“嗯?”

 

“赌约即刻生效?”

 

“即刻生效。”

 

在得到诸葛亮肯定的回答之后赵云突然把手伸进口袋里摸索一阵,掏出一个十字架项链。他趁诸葛亮不备伸手给他套上,顺手调整了一下长度。诸葛亮开初被他动作还是吓了一跳,在看清楚他看什么之后却又无可奈何,“给恶魔带十字架?真有你的。”

 

“我说了要教化你——也算是把这个赌约形式化一下,当个信物。不过它对你应该没影响吧?毕竟不是圣物,只是我闲时自己做的。”

 

“没有。”诸葛亮伸手摸了摸挂在胸前的十字架,觉得既然不算难看,那也就随他去。之后他和赵云严肃商讨了一下他们要如何实现自己的目的,最后总归成一句为了赌约的顺利进行还是要多接触。而接触肯定要住的近,不能说我想向你宣扬一番真善美却要搭几小时出租或者说我想让你感受欲望美妙却要在空中滑翔被冷风吹上一个晚上。

 

最后还是赵云拍板,“你住到我家来吧。”他说,“有多余的房间。”

 

诸葛亮想想,觉得反正自己也闲着无事,便也就答应了下来。而得到他答复后赵云虽神情淡淡,但却仍能从中捕捉到不知从何而来的喜悦气息。而因此诸葛亮不由得也变得愉悦起来。他抬头去望天空,尽管并无繁星。

 

以后的日子,大概会过得有趣的多。

 

【TBC也许END】

 

全文约七千五,因后来修改会有上下浮动。

人设源情报太太,非常感谢能让我使用!!

有相当多的私设注意!!!原设可走链接【太太的原设定】

 

非正统宗教文注意!!!Ooc巨严重注意!!!

亮亮现在和云妹不熟所以还没撩起来……_(:з」∠)_于是按傲娇来写了。

希望不要被打。

写了个TBC但大部分可能是END。因为如果按我个人设想这个结局大概会发展成BE,所以还是让他们停留在这个初遇的美好时刻吧。


评论(15)
热度(139)

© 鸡扒不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