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你一出现,它就颤个不停。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动;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的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白鹊】《余生皆是你》

*现代paro,大学教授白×医生鹊。恋人设定。

*人物属于地丑,ooc属于我。皆参考原皮。

*非史向注意。

*中秋贺文注意。

 

(1)

 

“秦医生?”

 

穿着手术服的小护士看着愣怔在原地的扁鹊,开口去叫他名字,声音里颇带着些许不解意味。

 

这个背负着青年才俊之名的年轻医生正在进行一场小型手术,按理来说这比起他往日接下的那些手术是要轻松得多。但此时这个以冷静高效著称的青年却不知为何突然在术中停下了动作,这使得在场人员都不由得有些不解,以及无措。

 

但好在扁鹊马上就反应过来,二话没说就直接接过护士递过来的东西就马上埋头去缝合伤口。他这动作做的是行云流水,于是旁人也就当做刚刚那阵停滞未曾发生,各忙各的去了。

 

手术过了一段时间也就结束,扁鹊干完了自己的工作,是难得的为此长舒了口气,只是衬衫之下依旧是一片冷汗。他看向门口放着的一面镜子,发现自己眼睛下面一圈黑青,刘海也是被汗水浸成一缕一缕,脸色苍白如纸,颇有几分憔悴。他唇角是溢出一丝苦笑,却也没有半分试图振作起来样子,只是依旧颓然的坐在那里,明明一副年轻面容,看起来却垂垂老朽。

 

他以前从未因手术而感到紧张——他的心里素质颇为过人,而这也为他成为一名优秀外科医生提供了保障。他的心态,是连一些前辈都称赞的。

 

——但他近日却愈发的紧张了起来。

 

原因无他,只是他在手术的过程中,常常会忘记了下一步该怎么做。而且那同不熟悉导致的遗忘不同,而是他突然就感到脑中一片空白,半点不剩。还好他身边总有同事帮他递些工具,帮他勉强追忆起他到底该做些什么,不然后果是不堪设想。

 

说起来他开初也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只当是每天颠三倒四作息导致,休息一下也就并无大碍。但在他从繁忙工作中抽出三天好好休息一回之后,这情况却并未有任何改善,或者说甚至有加重倾向。于此同时他也发现自己越来越健忘,他这样严谨精密的人,最近却大大小小东西丢个不停,做事漏洞也接二连三,无论怎么看都着实是不太寻常。

 

去茶水间时忘带茶杯,忘记钥匙放在自己的口袋里而跑回医院拿,突然就不记得该坐哪一条线的地铁,刚刚放好寄到的包裹,却在恋人李白问起时只能一脸茫然。这样的事情接二连三不断,但确确实实是对他生活造成了困扰,也使得他近些日子总是焦躁,每个夜晚都翻来覆去,就算被李白轻声细语哄着,心情也是难以平复。

 

他心情糟糕,李白的心情也跟着糟糕起来。他们已经确认关系了一年有余,早就不是开初时那种黏腻热烈,而更倾向于琐碎平淡。但近些日子他却是找回了开初时追求扁鹊的那份功底,费尽心思去讨他欢心,这个大学老师为此有时甚至像个丑角——但他无暇顾及自己,只求扁鹊好受些便足够。他着实不忍见他难受。

 

他开初同扁鹊的看法相同,以为不过是过于疲累的后果,劝他好好休息一回。但随着时间流逝他却愈发察觉到不妥之处。扁鹊是医生,虽说他向来不怎么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却也还是为了工作勉力保持着健康。而近些日子他也因这件事是罕见的强迫自己降低工作强度,保持良好作息——只是却无半点成效,他的健忘如同阴影一般笼罩着他,也让李白心下不安。

 

在种种放松都无效之后,李白不由得起了疑心,强迫着扁鹊去检查一下。扁鹊开初时拒绝的果断,但后来拗不过李白的软硬兼施,也被拉着勉勉强强去了,也当是给自己吃个定心丸,再者最近事情也够多了,再多一点也未必是坏事。

 

怎知检查结果是一个晴天霹雳。

 

“阿尔茨海默。”

 

李白颤抖着嘴唇念出这组字眼,眼中那片原本浩瀚蓝色第一次如此混沌。他迷茫而不知所措,不知为何厄运要于他脚下施下绊绳。但相比起来扁鹊却是冷静,虽说眼中暮紫沉沉,但手却依旧稳当,把手中信封封口重新叠的整整齐齐。“早老性痴呆。”他用一个更为残酷的字眼来解释了自己的病症,一副不在意模样——但末了却还是不由得叹了口气。

 

“走吧。”他从医院的铁椅子上站起,脊背挺得笔直。这个青年说话总带着不容置疑味道,独断,却不强硬。他思索了一会,眼睛看向前方——而后又收回视线,将目光投向李白,“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先去医院那边辞职,你也先回去上课吧。”

 

在他吐出辞职两个字眼时舌尖绕了一绕,显得吐字有些含混。李白知道他是爱医生这个职业的,就算他从未表明,但身为恋人的敏锐嗅觉也让他了解。他察觉到他痛苦,却不能劝说他别这么做,毕竟他这样下去也难以对病人负责。于是他只好沉默,平时在讲台上舌灿莲花教授在此刻却显得沉默寡言。他不由得痛心,不由得唾弃自己——但却也是真真无用。

 

他能说些什么呢?他到底能说些什么?李白过往一直以为语言是他强大武器,但时至如今他才明了口头的苍白无力。他要说什么?安慰他?劝说他?同他讲一番慷慨激昂情话?无用。扁鹊无需这些——他总是让自己独立自主,总是让自己坚不可摧,这些华丽辞藻能让他点头称谢,却无法真正撼动他内心。

 

于是他不说话,只是上前一步抱住了扁鹊。

 

这个每日都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的人身量并不高挑,揽进怀里也不觉得不妥。李白伸出手来,微微张开五指把他头扣到自己肩上,用了颇为强硬的手法。青年脑后的黑发细软,弄得他手心发痒,连带着心尖儿也跟着痒。他不在意了,或者说他从未在意他人眼光,只是一心一意搂着怀中人劲瘦腰肢和单薄身体,嘴唇抵在扁鹊耳边,轻轻叹了口气。

 

扁鹊猝不及防被人一把抱住后,是条件反射想要挣脱。但他听到李白那一声长长叹息后不知为何心窝酸软,就连眼眶也有些发红。他是无神论者,无从评判上帝对他公或不公,自己幸或不幸。他开初只觉得接下来的日子怕是难过,但现在突然却又觉得大概会好过起来。

 

不因什么,只因有李白在。

 

大概是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扁鹊是第一次如此认同这句话,而后他把脸埋在李白颈窝里不发一语,细瘦双臂也安静的于李白腰上虚虚拢成一个圈,任由李白身上味道于自己鼻尖蔓延。

 

大概这就是爱啊……?

 

关于爱啊——李白无论如何都说不清楚,也不太明了。他只知道自己会忍不住亲吻扁鹊刚睡醒时将睁未睁的眼睑,会在睡觉时也下意识的拢住扁鹊指尖。他永远无法置扁鹊于危难而不顾,永远想要背负起扁鹊的所有沉重。他的爱说起来总觉得平平淡淡,大概就是那种“在阳光下看着恋人熟睡的脸觉得那就是余生”的爱。

 

余生皆是你啊。他有时候就是会这么想。

 

“我陪你去啦。”李白突然如此说道。将近三十的人语气却是故作出少女一般的元气十足,弄得扁鹊也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陪我去啦。”他也学着李白的语气这么说道,带点儿黏黏腻腻调子,然后看着恋人惊讶的神情眼睛微微弯了一弯。得知自己生病后改变最多的到底是心态,他不由得这么想,然后是难得主动的伸手去挽住了李白。

 

“走吧?”

 

(2)

 

等扁鹊把手头的要紧事处理完,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

 

他最近也学会开玩笑,说自己像是为自己准备丧衣的老人,但他心里慌乱却是从未退去。这些日子他遗忘事情的概率是笔直上升,而随之而来的是对新生活的难以接受。这难以接受的说法一部分是因为他个人性格一部分是因为他病症,他赋闲在家之后全新的生活方式让他难以接受以至于不由自主的焦躁,到最后甚至是脾气难以控制。他焦虑,不安,茫然无措,唯有在李白怀里他才能安静下来。

 

但李白平日里也要忙着写论文和上课,陪他的时间也少,除去晚上是在家,其余时间几乎都在学校。虽然他是勉力三番两次往家里跑,但总是待不了多久又要回去。扁鹊一个人在家的情况也是糟糕,混乱缺失的记忆着实将他生活搅得一团糟。忘记穿着的衣服放在哪里只好重新翻一件出来,午饭晚饭经常忘记吃——诸如此类事情是数不胜数,弄得他心烦,李白心疼。

 

日子就在这乱七八糟一团中缓慢过去,他总觉得自己在逐渐逐渐变得不像自己——那个往日精干的秦缓到哪儿去了?现在剩下的他总是迟钝,逐渐逐渐的沉默寡言——他往日沉默大多是碍于面子在心里腹诽,现在却是因为总忘记自己要说些什么。他慌乱,却也不知该有何对策,这也使得他颇为手足无措。

 

所以扁鹊总是难过,但他却极少流露表面——原因无他,仅是因为他不想让李白知晓。就是如今落到这番境地他也不想去打扰李白,不想干扰他正常生活。大概是出于病情,他总觉得李白和自己不是一路人。他还有漫长日子要过,他还有很长岁月要记——但自己的记忆却即将走向尽头。他真的难过,却无法嚎啕大哭,他尊严不许。于是他便于夜里流泪,泪水顺着脸颊打湿枕巾,脸上残余的的则被他自己粗暴抹去。

 

但李白怎会没有发觉——他本就是个聪明人,在情感方面的事情还向来敏锐。他知道自己若是直接挑明扁鹊脆弱会被骄傲的他视为耻辱,于是他当做从未发觉,只是在日常生活照料方面愈发细心。而在感觉到扁鹊的病情以势不可挡的糟糕趋势开始发展开来的时候,他就开始着手规划以后的日子,到最后也是敲定了个计划——他准备用一整个长假来陪伴扁鹊。

 

他本就是大学老师,每逢暑期都有个长达两月假日。虽说以往他都着手去写些论文或是做些什么工作,但这次他却是决定用这段时间来全身心的陪着扁鹊。扁鹊对此当然拒绝,但他口头功夫又怎能比得上李白,三番两次去说又三番两次被劝回,到最后只好任由他安排,也当做是久违的一次放松——再者,他们两人也很久没有像这样一直黏在一起过了。

 

李白在仔细考量之后选了一处地方作为两人暑期去处,虽然他们对旅行都并不算是热衷,但是想想两人能够真正一起出行的时间怕也是不多,留个纪念也算是不错,也就收拾收拾行李动身了。

 

于是一切事情都顺理成章。他们在这漫长假日里来到了一个南方的炎热小岛,每日眼睛睁开所视都是对方酣睡容颜。他们尽情相处,无所顾忌,有时两个老男人是大着胆子手挽手去逛街,有时是混入些什么情侣活动中好好的玩上一场。他们亲吻、做/爱,往日的收敛到了此时终于能够说得上是真正肆无忌惮——他们像是要把之后所有光阴都于此时耗尽,过得极尽爱欲与疯狂。

 

但就算欢乐中悲伤也会偶尔浮出水面,就像事情总有意外。

 

那是一个平平无奇下午,他们两人从外面回到酒店,都是大汗淋漓、浑身燥热。李白提议说他去附近晃一晃看有没有卖冷饮的地方,扁鹊答应下来,就拿着房卡自己先回房。

 

本来一切事情都该顺理成章,但此时意外突然发生——扁鹊突然就忘记了自己是住在哪一层楼哪一个房间。房间号在装着房卡的套子上没拿出来,而他不知为何对前台莫名排斥,只能茫然的在原地打转,最后连方向都混乱。他想求助,却不知如何开口。燥热、汗水的黏腻、身处异地带来的惶恐、病症发作遗忘事情的绝望于此刻全都掺杂在一起,就如埋藏已久的炸药猛然爆发,冲击的他几近崩溃。

 

等到李白回来的时候他终于压抑不住自己情绪,抬手勾住他脖颈就于酒店走廊里嚎啕大哭——这大概也是李白第一次见到他这般的无助,就像是丢失了心爱玩具的幼童。他手忙脚乱,放下手中东西就去抚他脊背,好声好气劝他,任他把眼泪都抹在自己肩膀。而这时他自己也有分外恍惚之感——他的恋人啊,那么要强的他,是怎么被这疾病折腾成了这番模样?

 

是要有多绝望,是要有多少个夜晚的翻来覆去,有多少的无可奈何和多少的无能为力,才能将这个总是挺直自己骄傲脊梁的男人弄成这副脆弱如稚童模样?

 

他不明了,只觉恐慌。

 

好在除了这件事情外他们的日子过得还算愉快,虽然扁鹊病情日益加重。他开始会忘记自己正身处于旅行中,看着周围一脸迷茫,也会忘记昨天去了哪里、接下来要去哪里。而对此李白的对策则是用相片来记录。他拍下了大量扁鹊的照片,大多抓拍,或正经或搞怪,总而言之是用于帮他留存记忆。

 

而这些照片到后来也是他们两人共同珍宝。

 

在旅行结束后他们又回归到原来生活。不同以往的事情并不是很多,每天的日子都平平淡淡。李白牵着扁鹊的手带他出去闲晃——由于生病原因,扁鹊难以和其他人进行比较深入的交流,只能是在他陪同情况下才能出来晃晃。李白与扁鹊十指相扣,他迎着温暖夕阳眯起眼睛。忽然就有垂垂老朽之感,仿佛时光流逝,几十年光阴眨眼而过。

 

要那时也像现在这般,是最好不过。

 

他不由得这么想。

 

(3)

 

“要不要去拍来看看?”

 

暑期结束后一切都回归常态,扁鹊成天成天待在家里,索然无味同时也开始找了点事情做。他开始把他所能记得的所有同李白一道的记忆,在一个网络平台上一点一点记录下来。他从他们初识时写起,虽然因为病症原因他词汇匮乏、记忆模糊、语句冰冷,但他却还是一点一点的敲击着键盘,把那些事情都用平平无奇语言给描绘下来。

 

这样就算李白外出去上班,他也不至于有多无聊,日子也变得不再难熬起来。而今日也是如此——李白出门上课,他便坐在家里敲敲打打,虽然速度愈发迟缓。至于李白下班回来他向来是不理的,李白也像是遵守着这一默契一般直接埋头去厨房做饭。

 

只是今日不同以往,李白一回到家就兴冲冲跑到他房里来找他,一个青年男人此时看起来却莫名像是个青涩少年。他把手中拿着的一张传单摆到了扁鹊面前,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就兴冲冲问了一句,而后看他没反应,便又追加了一句,“要不要去拍来看看呀?我有认识的人。”他如此说道,眉眼弯弯,“你之前都拒绝我的——但这次答应吧,当做留个纪念?”

 

扁鹊愣怔的低下头去看那张传单,然后开始一点一点的辨识上面的字眼——他最近阅读速度是愈发缓慢了起来。“婚纱照?”他抬眼去看李白,用的是疑惑的语气。“我穿婚纱?”

 

“……如果阿缓你愿意的话?”

 

“不愿意。”

 

“……那就西装啦。”李白像是很是愉悦样子,一双蔚蓝眼睛看着他,像是闪闪发光,“两个人穿西装也可以的,就当是个纪念吧。”

 

出乎李白的意料,扁鹊答应的很是爽快。于是他在欢欢喜喜同时也不由得多嘴说了几句,类似说什么没想到你会答应呀之类。怎知扁鹊突然抬起头来认真看他,吐露出一句话语:

 

“我怕我会记不得你……所以,以后请拿着这张照片告诉我,我是喜欢你的啊。”

 

这大概是李白第一从扁鹊嘴里听到如此露骨的告白话语,而且他说时坦坦荡荡,居然没有半分害羞神色。他很慢且很是认真的说出喜欢这两个字,像是吐出什么生死契约一般。

 

李白忽然就发觉他已经病的很重了。他最近对文字的反应愈发迟钝,且在与他交流时耗费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他对很多事情都越来越淡漠,无法理解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多。他学习的能力下降的很是厉害,而随之而来的记忆丢失也是迅速。他真的病的很重了——但他却从未有对自己吐露过什么。他所有的悲伤与难过都被他吞进肚里,只供他一人默默咀嚼。

 

他突然眼眶就有些发红,弯下腰去抱住了这个坐着的总是一副疲态的青年。“对不起啊。”他听见自己这么说,往日温润声音如今沙哑,“我无法替你分担——我无法替你承受——”

 

“这是谁都无法替我承担的。”扁鹊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背,“我不是不信任你,我也想对你倾诉——但我总是忘记。”说到这里他话语里颇带了几分无奈,而后他突然用力,狠狠的抱紧了李白。

 

“但你能喜欢上我,就已经足够。”

 

这话着实不像是他会说出,又确确实实是出自他之口。他能记得的日子依旧不多啦,扁鹊在恍惚中如此想到,眯了眯眼睛却是笑了出来。

 

但最后的日子里能有李白陪伴,还真是不错啊。

 

(4)

 

婚纱照洗出来了,被摆在他们客厅的正中央。

 

扁鹊照旧是一脸淡漠,李白笑的像个傻孩子。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手挽着手站在一片绿荫里,居然也没有半点违和。李白的熟人,拍出来自然是好看的,李白看到的时候开了个玩笑,说是要把这套照片珍藏一辈子。

 

但也许不是玩笑。

 

最近他们都在努力忽视扁鹊的病情,努力把日子过得愉快。就连感官愈发迟钝的扁鹊最近都时常发笑,李白也陪他。扁鹊是努力维持着这分罕见的开朗,虽说总还是有些放不开成分,却也比之前冷若冰霜模样好了很多。而据他开玩笑般说法,是他想要最后放纵一下,免得以后再无机会。也正因如此这段时日他们两人眉眼之间都总带着暖融融笑意,仿佛这就能够驱逐病魔。

 

但并不能。

 

好景永远不长。

 

扁鹊有一天终于在一觉醒来之后,连李白都忘记了。

 

(5)

 

“你是谁?”

 

扁鹊看着眼前这个容貌俊朗却显出几分衰老之色的男人皱了皱眉。他如此问道,眉头是深锁着的疑惑。他吐字很慢,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却又偏生显得分外清晰。他看着面前人发红眼眶,看着他盛在眼眶里的蔚蓝眼眸,开始用力的追忆起过往,但可惜无用。于是过了一会儿他就干脆放弃,而后又是开口问:“你是谁?”同上次一样,一字一顿,清晰如刀。

 

“我是李白。”李白看着他,学他语气,也一字一顿说道,“我是你的爱人。你不信的话,我可以拿我们的相册给你看——”

 

“我知道了。”对此扁鹊只是点了点头,没有任何质疑,反而是李白有些愕然,“你不怀疑我骗你?”他微微敛起眉头发问,连声音都不由自主颤抖。

 

“不。”扁鹊抬眼看他,突然眉头舒展,柔柔的笑了一下,“因为我觉得我是爱你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是爱你的。”此时扁鹊居然坦率了很多,而他语气语调之类也是变化巨大——这也许是因为他忘却了那些记忆里的残酷过往。他说话时是轻缓,是他之前几乎从未有过的、对情人说话的那般温柔语气,“我看见你,就觉得你可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觉得你是好的,我是可以相信你的。如果你不是我的爱人,我为什么会——我为什么会对你有这样的情感呢?”

 

“所以没必要了。”

 

他说完之后却猛然发觉眼前男人已经泪流满面。说来这个男人已经不算年轻,他皮肤已经开始粗糙,但此时他看起来不过就是个痛哭流涕的懵懂孩童。他看见李白走过来,而后他就突然被李白用力的抱入怀中,脖颈那里的皮肤被泪水浸的一片冰冰凉凉。扁鹊对此颇有些手足无措,之后伸手去拍拍他脊背以示安慰,也不知该如何出言相劝。

 

“阿缓——”

 

阿缓——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请你不要离开我,就算你已经忘记我。我们曾一同经历过了那么多啊,旁人的冷眼,世俗的眼光,社会的压力——所以这又算的了什么?纵然你忘记我,但我仍旧记得你啊,这便已经足够,纵然你忘记我,但我仍旧爱你你仍旧爱我,这便已经足够。

 

只要你留在我身边。我余生皆是你啊,我想要你同我一起,走过我接下来要走的路。

 

【END】

 

终于写完了!!!

字数七千字左右,随修改而有所浮动。

大家中秋快乐!!!

这篇我写的时候一直对外宣称是刀,但现在看了,说是刀是糖是说不清楚的。

总而言之,我希望他们都好好的。

啊啊啊感觉这篇写的时候特别矫情!!!所以希望你们不要打我QWQ!!!

还ooc!!!!

顺便注明,鹊鹊后期性格变化较大是因为病症导致。私设他忘记了他的过往(徐福那段经历)自然也就变得开朗了些。

以及个人对阿尔茨海默这个病症并不了解所以可能写的缺少科学性注意!!!主要参考百度百科!!!以及没有任何贬低阿尔茨海默患者意思!!【重点】

 

参考:

第一阶段(1~3年)

为轻度痴呆期。表现为记忆减退,对近事遗忘突出;判断能力下降,病人不能对事件进行分析、思考、判断,难以处理复杂的问题;工作或家务劳动漫不经心,不能独立进行购物、经济事务等,社交困难;尽管仍能做些已熟悉的日常工作,但对新的事物却表现出茫然难解,情感淡漠,偶尔激惹,常有多疑;出现时间定向障碍,对所处的场所和人物能做出定向,对所处地理位置定向困难,复杂结构的视空间能力差;言语词汇少,命名困难。

【我是按第一阶段来写的】

【以及看了看百度,发现似乎阿尔茨海默吃药没什么作用所以就没写进去吃药情节注意。但现实应该还是吃药比较好。】

 

以上。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2)
热度(182)

© 鸡扒不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