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你一出现,它就颤个不停。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动;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的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狄芳】《一生悬命》

*试试和风狄芳。

*阴阳师狄×武士芳。

*是最不擅长的文风。所以勿怪。

 

“敌人就要来了。”

 

那个子小巧玲珑的武士拂袖躬身,态度恭谦的将手中茶杯放置桌上,顺时针旋转完后使其上描绘的松竹朝向自己。而后他回归原位,微微垂着头,柔软的棕发落在鬓边,神色看起来晦暗不明。

 

“狄大人是要……一同征战么?”

 

他说完似乎觉得逾距,是微微哽了一下,而后掩饰着将目光转向屋外落着的皑皑白雪。清早离去舞姬的木屐在松软的雪地上留下足有半个手掌的凹痕,小个子武士的眼睛看过去,似乎是越过了那纸迷金醉的印记,反去注视着这片贫瘠土地上被纯白掩埋的枯草。

 

像是故意去嗅闻死亡的气息。

 

他坐的很端正,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膝盖之上,跪坐着的双腿在榻榻米上留下一个小小凹痕。还没出鞘——狄仁杰看着他如此想到。他还没出鞘。这个年轻的武士还没从约束他的刀鞘中回过神来。他还没有尝过血的味道,还不知道及时行乐。他还不知道歌舞伎的抚慰到底能落在何处,战场上瞬息万变中带来的死亡究竟代表着什么。

 

他甚至对死亡是贪婪的。但这不好。

 

战场上平白无故赴死的人已经够多了。那些生在权贵之家的半吊子英雄,总以为匹夫之勇便是武士的情怀,怀揣着樱花般的祈愿就上了战场。他们的心里满是雪月风花,那些所谓的孤寂在他们眼中比死亡更严重。所以他们总是还未拔刀就已经死去。而到了血书的历史已经无法改变之时,他们却又突然开始渴求起过往那如孤鸟一般的平生。

 

他不想李元芳也变成这样。

 

这个小个子武士,他很年轻,但他的劣处就在于他的年轻。他可以借着年岁放肆的凶狠,可以不管不顾对人摆出脸色。他有年少无畏的冲劲,和对死亡无所触动的内心。这也许很好,是很多人都想要的,甚至是幕府也想要的。但这会让他把自己的生命像献祭一样交代在战场上,却让那些活的足够久的人活的更久。

 

而这不是狄仁杰想看到的。这个他所欣赏的野兽一般的武士不应该如此死去。他背负着自己意志和愿望,背负着他的兄弟姐妹。他不应该如此死去。他的生命和死亡都应如夏花一般绚烂,而不是一齐腐败在血染的泥土。

 

所以,是时候了。狄仁杰想。

 

是时候了。刀该出鞘了。

【TBC】

感觉自己变成了狄芳段子手(。)不写正文光写段子

也许在更完Traveller后会扩展来写……。

灵感来自于最近看的小说《八犬传》。很有意思。

标题来自于日语成语いっしょうけんめい。是之前看到的很符合这个文章主旨的成语,于是拿来用了(。)

评论
热度(15)

© 鸡扒不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