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你一出现,它就颤个不停。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动;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的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白鹊】《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

*白鹊现代paro,同级生校园设定。人设皆参考原皮。

*ooc严重,私设甚多,慎。

*本文灵感来自歌曲《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

*纯正小甜饼,他们很美好。

*除白鹊外自身一切涉及李白扁鹊的人物皆友情向。

*不黑任何角色。(重点)

*其他王者同人可戳【王者荣耀同人合集】 

 

扁鹊第一次遇见李白是在开学签到处。

 

当时人群挤挤攘攘,又正值夏日,空气黏腻而燥热。扁鹊站在闹哄哄的众人外围,皱着眉头看着被包裹严实的签到桌椅,耳边吵闹让他心烦,而背上沁出的薄薄汗水更让有些许洁癖的他颇为不悦。他本想先行离开,过一会儿再过来签到。但这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回头,被刺眼阳光晃得用力眨了眨眼。他稍微偏了偏头,才看清了背光朝向他的那人——那人留着一头棕色短发,发尾有些滑稽的向外翘起。他的面容带着十足的少年稚气,五官虽然青涩却仍可窥见俊朗,一双碧蓝眼眸竟然比阳光还要晃人。扁鹊看着他,不由得愣怔了一下。他不习惯被人触碰,但这少年掌心却带着温软暖意,让他一时竟忘记了要避开。

 

“同学——这里是高一一班的签到处么?”

 

“……啊,是的。”

 

那人挠了挠自己那一头略微有点蓬乱的头发,微微咧了咧嘴。他在道了声谢后便向人群里面走去。扁鹊看着他艰难的挤进人群,把手放在刚才他搭手那里轻轻按了按。然后他眨了眨眼睛,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扁鹊根本不清楚自己做出这个动作的缘由。他站在原地想了一会,但最终还是没有得出结果,只好轻轻摇了摇头,向远处走开了。

 

……大概是热糊涂了吧。

 

 

 

而至于之后——大概只能拿孽缘来形容。

 

他们原本没有坐到一起,但在老师的安排下仍然坐成了前后桌。要仅仅是这那也罢,但他们偏偏又恰巧分到了同一个宿舍,分别睡在门边的上下铺。

 

——于是关系也就自然而然的熟稔起来了。

 

扁鹊平日里总带着点儿那么点生人勿近的气息,让人不由得敬而远之。但不知为何李白对他却是颇为亲近——平日里帮忙带个早餐是常事,上个厕所也要拖着扁鹊一同过去。别人打篮球都是带女朋友而他是带着扁鹊,就算被扁鹊捡球时手误一篮球砸在身上他也不介意,除了委屈巴巴的跑过来让扁鹊帮他揉一揉外,一点抱怨斥责也无。这使得扁鹊虽然嘴上对他万般嫌弃,却还是不由自主的逐渐在意起他来。

 

没办法,李白天生讨人喜欢——他平时就颇有点儿自来熟,成绩优异,长得又好看,要他帮忙也是任劳任怨,因此很是容易被人所接纳。就算他有时会有点细微傲气,但这些也都被他平时的旷达所掩盖,到后来反而成了一种赞誉。

 

而反观扁鹊——他虽然也容貌出挑,但到底是沉默寡言过了头,加上平日清冷寡淡气息,使得旁人对就算有了好感,也没印象,最多也就是“李白的朋友”这种说法。和他稍微熟稔一点的,除了李白以外一只手都数的出来。但他也乐得清静——虽说李白一人就能将这份清静完全打破。

 

但也不知道他是哪里讨李白喜欢了,平日里总是黏他黏得很紧,张口闭口都是越人,得了什么东西总要找他来炫耀一番,弄得和李白同桌的狄仁杰都看不下去,说要不我给你们腾个位置我去和小耗子坐。扁鹊嘴上虽然是一边推脱着一边表达自己的嫌弃,心里却是愉悦。他不明白这是为何——却下意识的逃避能够解答自己这份奇怪心思的答案。

 

但要别人说起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大概就是好朋友之类。这是非常自然的推论,扁鹊却总觉得有些别扭。他思来想去也得不到答案,便也不再追究,只是隐约觉得有些不对罢了。

 

 

 

说起来这份心底压着的不对劲儿在达到顶峰的时候,大概是高一下学期的期末考试前。当时他和李白已经很是熟悉,也从最开始的不好意思拒绝李白的各种要求变成了李白一黏上来就直接一只手推开。那时他为了复习周末没有回家,而李白也嚷嚷着要陪他于是留了下来。和他们同宿舍的几个人都回家去了,于是整个偌大的寝室就只剩了他们两人。

 

大概是因为没有狄仁杰在一旁看着,李白比他平时还要活跃许多,一开始还安安稳稳在他上铺待着,后来就直接爬下来挤在扁鹊的床上蹭来蹭去。扁鹊被他吵得心烦,推着他毛茸茸的脑袋趴在床上支着脸看着生物,颇为不耐烦的说李白你给我滚回上铺。于是李白霎时间换上一副委屈嘴脸,勾着他脖子说越人你不能这样你亲我一口我就上去。

 

——然后他就真的亲了李白一口。

 

那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落在了李白的侧脸颊上,触感柔软至极。他在做完这个动作后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然后下一秒就想先一巴掌打死李白再一巴掌打死自己。而李白也怔了半晌,平日里的厚脸皮形同虚设,白净面皮上这时烧的通红。扁鹊张了张嘴,本来想要解释一些什么,却看见李白飞快的蹿到了上铺,用被子裹住了全身。

 

一夜无话。

 

到了第二天,李白也同往常一样笑嘻嘻过来同他说话,仿佛昨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而他也不再想提及那件事情,便也随了他的意。在他心里,这不过是一时的无心之举,过去了便是过去了,没什么好说的。虽也觉着不对,但他心里逃避,所以渐渐渐渐的也便把这事抛在脑后,不再提起。

 

 

 

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的过去。他们转眼间就度过高一进入高二。学业逐渐变得忙碌,扁鹊每天都扎在书堆里以完成繁重学业。但李白凭借他那聪明头脑,却还依旧是过得轻松,每天上学放学都优哉游哉,平日里也就周末在自习室腻在扁鹊身边时偶尔会认真写写作业。只是这个认真写作业的热度依旧是非常短暂,他拿起笔没过多久就扔下,趴扁鹊膝盖上睡觉去了。

 

自习室通常打着空调,于是李白自然是睡得舒服。但对扁鹊来说,那么大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枕在自己的腿上是怎么也不习惯,只是每次在他忍无可忍准备下手拍醒他时,却又总是不由自主收起了手。时间一久,他也就自暴自弃随他去了,久而久之也便习惯。

 

只是旁人看他们的眼光却逐渐有些不对——但感情迟钝的扁鹊却对此摸不着头脑。他只是单纯觉得自己和李白里平日里也没做些什么,完全不知为何会招人目光。他全然不知自己与李白关系过于亲昵——而这份亲昵在旁人眼里确实太过明显。

 

例如李白个高腿长,平日里走的比他要快,就总是拽着他手腕赶路,也不顾他连声抱怨。有时匆忙了,直接拉他的手也是常事。再或者说他们平日里吃东西也大多是一样东西一起分食,虽然因为扁鹊有洁癖而分的很是清楚,但在旁人眼里效果仍如出一辙。更何况李白每次球赛都会拉扁鹊过去观战,赢了球会兴奋地在球场上喊扁鹊的名字——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都没有女朋友。

 

大概是因为这所学校不远就有个男子高中,所以一直是处于女多男少的状态。因而李白一直很受追捧,连扁鹊也也收到过好几封情书。但他们却像是有着非同一般的默契,对于这些或真心或假意的告白都一致采取了不置可否的态度。虽说他们单身的理由对外一直声明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但在旁人眼里看来——就像是约好了一般。

 

“越人,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吗?”终于有一天有人开口发问了。与他同宿舍的庄周乘着李白外出买点儿东西的功夫,在他对面的床上支着脸看他,难得没有在打瞌睡。他平日里与扁鹊关系不错,但看他神色,估计也是下了很大决心才来问扁鹊这件事情的。在得到扁鹊允许的答复后,他叹了口气,慢慢悠悠开口:

 

“越人……你有没有想过,你和太白究竟是什么关系?”

 

太白是李白的外号,至于从何而来扁鹊并不清楚。但这时这个颇为亲昵的叫法却让他心里不由得微微一震。他和李白是什么关系——庄周抛来的这个问题确确实实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什么关系……他露出了一个有点难看的笑容,感到自己说话的嗓音干涩:“还能什么关系?朋友罢了。”

 

庄周看着他没有说话,过了会儿便翻了个身,自顾自打盹去了。但他这一问却扰得扁鹊心里烦乱。他坐在床上,感觉自己思绪乱极。

 

真的只是朋友关系么?

 

怕不见得。

 

 

 

在之后,扁鹊还未能参透自己的心意,也未能做出任何表现时,李白谈恋爱了。

 

不——还不能说是谈恋爱,只能说是有点儿这个倾向。李白最近熟识了隔壁班的一个名叫妲己的女孩儿,同她玩的很是热络,就连十分钟的课间有时都会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而扁鹊的感觉则更为直观一些——他发觉李白同他在一起的时间少了很多。其实用不着发觉,这是显而易见的结果,毕竟李白大多数时间都同妲己一块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但扁鹊不得不承认的是,两人看起来及其般配。妲己平日里也是随和的人,长得好看,社交也广泛,扁鹊对她的印象还挺不错。而他们两人,用旁人的话来说便是郎才女貌,实打实的登对。凭着这份先入为主的思想,虽然他们从未公开过什么特殊的关系之类,但已经有不少人把他们当情侣看待,平日里嘻嘻哈哈也常拿这个开着玩笑。

 

这让扁鹊心里很是复杂。他了解李白——好歹也是做了一年多的同学,关系又密切,他对李白了解的自然比别人要透彻一些。他总觉得李白和妲己之间的关系有些复杂,不同于寻常情爱,是一种更加奇怪的情感。因而有些知道他和李白关系不错的人私下里来找他探听李白和妲己的关系时,他也就按着自己的这个想法回答。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他也强调了这只是他的想法,是否与真实情况相符合他也不清楚。只是有一天,李元芳在从他这儿探听完李白的这个八卦之后,一边在随身带着的小本子上记着什么一边随口说道:

 

“我没有别的意思啦,但听你的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你像是在吃醋。”

 

这只是一句无心之言,却让扁鹊手心中沁出一片冷汗。他诺诺着糊弄过去,而李元芳原本也只是开开玩笑,对他突然变得奇怪的举止并没有放在心上。他这一句话让扁鹊在他离开之后思索了很久,却也得不出什么结论。但他抬手捂住脸颊时却感到手下一阵阵发烫。这让他实在是手足无措了好一阵子,直到他站在校道上看到一对情侣走过,才突然明了了自己心思——

 

大概就是,喜欢吧……?

 

 

 

这个周末是扁鹊第一次主动约李白出来吃饭,这让李白着实惊诧了好一阵子。“越人第一次主动约我出来诶——”他笑着说道,笑容有如温暖阳光。

 

他们住的还挺近,因而一起出来玩什么的倒也方便。而这时他们所在的城市已经步入了初冬,空气稀薄干燥,带着些恼人的寒意。扁鹊怕冷,每到这个时候已经裹得里三层外三层,却还是畏惧那从衣服间隙里渗入的些许凉意,手脚冰凉至极。李白走过来同他并肩站着,然后自然而然的拉住了他的手,用体温去温暖那刺骨冰凉——“我们去哪儿?”他问。

 

“……”

 

扁鹊不知为何有些心烦意乱,于是直接带他去了附近一家新开的饭店。吃饭的时候李白是一如既往的话多闹腾,但扁鹊却没有像往日一样反驳他或是嫌他之类,只是沉默的吃着东西不发一语。

 

他的样子像是让李白感到有些不太对劲儿,然后他就感觉有什么东西覆上了他发顶——是李白的手。“越人,你怎么了?”扁鹊转头去看李白,发现他难得露出一脸认真神色,“告诉我。”他说,语气不容反驳。

 

“我——”

 

喜欢你。

 

说不出口,说不出口。

 

就让它在自己喉间腐烂,就任它在心尖烧灼。说不出口——也许是羞耻捏住他舌尖。同性之间的爱欲难以让人称颂。这份爱对适用者来说自然香甜,对厌恶者来说就有如腐食。他不清楚李白的想法,他不清楚李白对他这种如此卑劣的爱意会有何看法。他经不住嘲笑,他经不住厌恶,他经不住李白离他远去——他害怕,是从未如此这般的害怕。

 

扁鹊张了张口,却没有吐露出任何话语。他转过头去看着李白,李白也回看他——李白觉得他眼眶像是有些发红,却不知是不是错觉。

 

最终扁鹊还是咬着牙转回了头不发一语,呼吸却有些许的急促。李白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他的头,站起来去结了账。大概是出于逃避心理,扁鹊不由自主的想要逃离这里,于是就趁着李白不在的时候跌跌撞撞往门外走去,却在推开门的瞬间被李白一把抓住了手腕——

 

“抓住你了哦。”

 

李白就这样和他一同走出饭店,也不去追究他为何会仓皇逃走,只是说要送他回家。夜晚的寒风钻进扁鹊微微敞开的领口,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李白察觉到了他的细微动作,于是解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给他围上。身高的优势让他做起这个来轻而易举,而在他打结的时候扁鹊却只是一直盯着地面。最后李白松开了抓着围巾的手——却牵起了他的手。

 

他们就这样肩并肩走着,直到了扁鹊家门口都没有说一句话。

 

等把扁鹊送到他家门前的台阶上时,李白才松开了与他交握的手。“围巾不用还我了。”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朝他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离去。扁鹊就这么站在台阶上,沉默的看着李白离开的背影。等到李白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他用双手撑住了自己的眼睛,慢慢的蹲了下来。

 

“……果然是被抓住了啊。”

 

 

 

不知道是不是扁鹊的错觉,李白和妲己似乎走得更近了。

 

不知为何,李白极少有和哪个女生相处的特别好的。虽说撩到的是大有人在,但是能够坐下来认认真真说几句话的就没多少个。而像妲己那种还能聊得很欢的,扁鹊除了妲己之外还没见过第二个。正因如此,谣传他们是情侣的越来越多,而那些过来问八卦的人,扁鹊也只能沉默以对。

 

还能说些什么?他明白的——妲己比他更好。她在任何方面都不差劲,容貌出众成绩优异。扁鹊也和她接触过几次,虽然交流不是很多,却也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对她讨厌的起来。而她更是有一个自己永远都无法胜过的东西——那便是性别。

 

所以说,自己突然意识到的这份情感又有何用?扁鹊如此想来心下不由得有些苦涩。虽说他心里一直有着卑劣期望,期望妲己和李白不要发展成为爱情,期望他们之间的情感不要发展的太为顺利——但他又何必呢?他已经逃离开来——他已经逃避了这些,所以说他又何必呢?除了徒增对自己的厌弃,怕也是没有其他用途。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之后妲己会找上门来。

 

“你喜欢李白哥哥吧?”

 

这是她问出的第一句话——也是扁鹊怎么样也没想到的。原本面色平常的他不由得呼吸一滞,抬头去看妲己,就发现她亮色虹膜掩藏在因笑意而弯起的眼眸之后。

 

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扁鹊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这个问题。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摊牌还是继续隐藏,便只好沉默。他对这种心思被看破的感觉并不喜欢,但事已至此却也无可奈何。妲己见他不说话,就看着他支着下巴摇了摇头,颇有些故意的叹了口气:

 

“我看出来了哦,毕竟我是女孩子嘛。但你真的不去试试么?不然我觉得李白哥哥那么迟钝的人怕是反应不过来哦——虽说他自己的心意已经摆在那里了嘛。你想想他对你的那个态度,我觉得你也应该是知道了哦?他对你的想法。”

 

她的这些话让扁鹊有点儿猝不及防。他讶异的抬头去看妲己,刚想问她她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便发现她已经走开了一段距离。于是他就怔怔的看着远方,最终还是咬了咬牙站了起来。他打开了手机然后点开日历,上面用红圈画着的日期分外瞩目:

 

十二月二十四号,平安夜。

 

 

 

“越人——”

 

听到身后人拖着长长尾音的委屈声音,扁鹊回头对着他露出了同往常一般的嫌弃神情。“又怎么了?肚子饿了还是?”

 

李白从他身后一步一步慢慢蹭过来,跟他肩并肩一起走着。“只是想叫叫你的名字而已——诶越人别走那么快啊等等我!”扁鹊还没走几步感到身后那人匆匆向前抓住了他的手腕,往日里的倨傲神情和其他乱七八糟的矜持之类都被李白丢的一干二净,只是巴巴叫着他的名字。扁鹊叹了口气,也就任着他来,随他拽着自己的手胡闹去。

 

“话说越人,这么晚了还不回家没关系么?虽然隔天是周末。”扁鹊回头便看到李白垂头看他,嘴中呼出气体在空中晕成一团一团的白色。他没有说话,只是略微点了点头,然后又继续往前走——不过说实在的,只是漫无目的的瞎逛罢了。

 

说起来也不知是为何,妲己的那番话给予了他些许勇气——说到这里他倒有些感谢她。他想起妲己意味不明的那些话心中便坎坷,手中也沁出一片冷汗。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就算他曾有过不悦经历,就算他曾被人狠狠踢开,就算他曾经万劫不复。再试一次吧,就最后一次。扁鹊如此想着,不由得自暴自弃。

 

手机闹铃的声音突然响起。扁鹊拿起来看了一眼——是自己定的十一点五十五的闹铃没错。虽然扁鹊自己也弄不清楚他为什么选在这种奇怪的时间,就像个怀春少女——真是该死。他低低的骂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来四下张望。他们这个地方位于市中心的边缘,到了这个时候人已经变得零零散散。于是扁鹊深吸一口气,在李白面前正正站好,抬起头来直视他的双眸。

 

“李太白。”

 

“……欸?在?”

 

“我喜欢你。”

 

说出来了——说出来了。他感觉像是用尽全身力气。好了,一切都结束了,他的犹疑不会有了,他再也不会因此而辗转反侧。虽说他害怕。他确实害怕。他感到自己双手颤抖,牙关紧咬。他往日的冷淡、往日的不近人情他往日的骄傲与一切在此刻都不复存在。他战战兢兢——说起来可笑,他战战兢兢。但他确实如此——只是为了眼前的那个人。

 

 

 

“……”

 

 

 

“抱歉。”

 

 

 

扁鹊听到自己脑中轰然一声巨响,不由得踉跄着退了一步。他想要逃开,但这时却有人伸手揽住了他的腰,坚定的把他拉了回来——

 

“这句话应该由我先开口才对啊。”

 

李白看着他,双眸微微弯起。扁鹊略有些失神的看着他的双眼,发现他的眼眸一如扁鹊初见他时一般,明亮有如苍穹上悬挂星辰。

 

“越人,我喜欢你。”

 

【END】

 

我终于——写完了!!!

全文6514字,无修,因为实在写的太累了……。看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改一改然后传个微博吧。LOFTER因为能编辑所以先发QWQ。

本文的灵感来自《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非常甜的一首歌,可以去听听。

因为剧情的原因ooc了不少……别打我别打我。

真的写的时候就感觉——啊,真的是,两个大笨蛋这种。

恋爱白痴……?这种感觉。

还多谢妲己小姐姐推波助澜,比个心心。其实太白之所以会和妲己小姐姐走的那么近也是因为鹊鹊——类似于不清楚自己的情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类,于是干脆去问她了。但在正文里没有写出来,到时候再补一篇小段子吧。

鹊鹊被我写的软了不少……其实按他个性可能是不会表白……?但想了想,于是让妲己小姐姐上前推了一把。再次谢谢她23333

然后……恩,差不多就到这里吧,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11)
热度(136)

© 鸡扒不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