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你一出现,它就颤个不停。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动;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的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云亮】《厮守》(1)

*设定和梗源魔契太太,勇者云×魔王亮。 @魔契想嫁给源氏 

*ooc有,慎。

*情人节贺礼?

*架空西幻设注意。

 

序.

 

想让他同你一道苟活么?

 

当然可以。

 

永无止境的生命在多数魔族看来大抵不是一件恩赐——孤寂烧灼的痛苦真正体会过后大抵比死亡更甚。但不知为何取之不竭寿命却几乎是世间万物之渴求,而其中自然包括所谓亚当夏娃纠缠繁衍下的子嗣,至于最不为人知的一类大抵便是来自一小部分生来便有如此天赋的魔族——

 

毕竟长相厮守大抵是这类陷于阴霾生物至死的向往,而伴侣因为各种原因的离去却总是令他们痛不欲生。

 

但纵然数以万计的生物以足够搏击一切的代价意图挽回从指缝流走的漫漫时光沙硕,无力永是无力,须知神明未赏下的恩典是无法豪夺,而神明夺走的恩典也再不能挽回,多数物种的寿命从出生伊始便注定短促。这有如千百亿万年前上帝挥向亚当启开神智的一指一般无从更改,汇入时间的洪流中浩浩荡荡向前,以常人蝼蚁之力看似是全然无法插足。

 

——但须知世事无绝对。

 

只要你愿意为之付出代价,只要你愿意为之以血盟誓。在那浩荡饱足的血腥诱惑之下,莉莉丝便会朝你展露妩媚笑意,她的丈夫与子嗣榜依在她的两侧,朝你伸出蕴含邀请意味的双手。

 

须知神明足下也藏有污秽,那些从神圣血脉中窃取力量的晦暗生物,在此时会因你所奉献的一切,而展露他们所拥有的、不可逆转的磅礴力量。

 

只要你愿意豁出一切——

 

那么无事不可更改。

 

 

Chapter.1

 

……好饿。

 

这是诸葛亮醒来之时心下唯一感触。

 

马车颠簸,挂在车侧马灯与木板撞击,丁零当啷响得欢天喜地。诸葛亮刚被这喜庆的声音硬生生从一片困倦混沌中拉扯出来,又马上被空荡荡的胃给坠了回去。

 

这位在外拥有鼎鼎大名的魔王被饥饿所迫,呻吟着毫无形象的在车厢里的地毯上滚了三滚,妄图将这折磨人的空虚之感给滚出自己的躯壳,而在茫茫然中天鹅绒的厚重披风因为他自己动作是在身上缠了一圈又一圈。而等到他终于不再发难屈尊停下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自己的披风给裹成了个粽子,是各种意义上的动弹不得。

 

但饥饿并非睡意一样,滚一滚还仿佛能滚掉些许,反而是大脑愈加清醒便愈发明显。他睁开饿的朦胧一片的眼睛,在一片水气弥漫中准确捕获了一旁矮凳上搁着的一叠饼干。他四下瞅瞅发现马车内确确实实只有他一人,便在顷刻间丢下所有矜持,长臂一伸扯开披风便是颇有猛虎扑食风范的将那几包饼干给捞了过来。

 

……压缩饼干?

 

罢了,当真饿到头上纵然身为魔王大抵也是不挑食的。诸葛亮在心下腹诽几番却还是屈尊纡贵并起指节撕开了包装袋——因饿了太久手脚无力还弄了许久。他面无表情的将饼干塞进嘴里,不抱希望的嘎巴嘎巴咀嚼几下……然后果断把第二块塞进嘴里胡乱咀嚼几次一并吞了下去,面上僵硬表情控制不住的松动了些许,低头是翻来覆去的去看那平平无奇的牛皮纸包装。

 

……居然是预料之外的好吃。

 

油脂分量适当,乳制品特殊味道被处理的只剩清香,甜腻感对他这种嗜甜如命的魔族而言是浅淡了些,却也是恰到好处。诸葛亮拆吃完一包后感到那磨人的饥饿感终于缓解了些许——却仍存在,于是就干脆利落的接着拆了一包开始打量自己身处的环境,小尖牙咬在坚硬的压缩饼干上,嗑出了细微的清脆声响。

 

常人发觉自己一觉醒来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大抵都会有些惶恐,但诸葛亮并不。他是世人口中的魔王——拥有的力量足以让他无所畏惧、睥睨一切,再大危机在他面前都不过尔尔。因而他从不担心自己处境,从不担心自己陷于困窘。

 

危险?他本身就是最大的危险。

 

他只是有些屈辱。

 

这份屈辱并不来自于他被一个全然陌生的人类所救——救他的大抵是个人类,毕竟魔族绝不会放任自己的王在一个如此狭小的车厢里滚来滚去,大抵会直接遣送回魔王城。至于他则对谁捡得他救得他没有半分想法,甚至还有一种常年处于高位而养成的安之若素。他之所以感到屈辱,是因为他诸葛亮,身为一个说出名号能令常人闻风丧胆的堂堂魔王——

 

居然在出逃过程中饿晕了过去。

 

这说起来大概是他永无止境生命中的极大耻辱。

 

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嚼着口中的压缩饼干,眉头稍稍拧紧。而后——纵然他进食方式已经恢复到了寻常端着的那种装模作样姿态,却也因为压缩饼干太干而被呛了一下,之后是咳嗽不止。驾着马车的人似乎听到了这一声响,挥鞭的声音顿了一顿,马蹄声也逐渐减缓。下一刻有一个人掀开帘子进来,高大的身躯将试图渗透进来的暖色光线全然拦截。

 

“喝点水。”

 

这个温和低沉的声音在诸葛亮耳边炸响。他睁大被呛出泪水的眼眸,猩红瞳孔在一片雾蒙蒙中只能看清眼前人一头棕发晕出的焦糖色光影。而下一秒便他感到铁质的水壶被送到了嘴边。诸葛亮下意识的就着那人的手喝了几口,却因为过于仓皇而有些狼狈的从嘴角渗下了水珠,打湿了一块脖颈处的毛领,在肌肤上留下冰冷触感。

 

他听见自己啧了一声,却没听见那人的怨言。那个人沉默着用丝织品帮他擦净了水渍,又掰碎几块压缩饼干试图塞进他嘴里。诸葛亮下意识的有些抵触,条件反射一般别开头去,那人的指尖便直接擦过了他的嘴唇,又在一侧的面庞上留下了一些饼干碎屑。

 

“……吃饱了么?”

 

对此诸葛亮是坦诚的摇了摇头——但他紧接着摇了摇手摆出了拒绝的手势。他自己抬手擦干净了眼里因生理反应而晕出的泪水,又抹掉了嘴边的碎屑,顺了口气后才开口问这个男人:“我现在在哪?”

 

他口气不大好,声音也因刚刚咳嗽而变得嘶哑,男人却似乎没有半分介怀,待他缓过来后是慢条斯理回话:“我们现在在前往魔王城的路途当中——”

 

听到如此话语诸葛亮差点儿一跃而起,却又因为太久没动弹腿一软又复坐在了铺着的厚厚地毯之上,显得颇为难堪。他嘴上是没说什么,但紧紧蜷起手指却是全然暴露他心情——他好不容易才从那里逃出如此漫长的路途,就要被如此轻易的送回去?

 

——他拒绝。这可真的太令人难过了。

 

男人似乎预料到了他的反应,安抚性质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用他从进来时就带着的沉稳语调补充,字句倾吐间都似乎有安抚魔力,“——不用担心,我会把你放在一个沿途的城镇里。那里太危险了,不是你们该去的地方。”

 

“……你是一个人类吧,为什么去魔王城?”诸葛亮不由得松口气——而后才觉得似乎有何不妥,抬起头去打量弯着腰看他的这个男人,试图从中窥见几丝端倪,却见他面色坦然,似乎对自己所言并未觉得有所不妥,甚至能寻出一些可称为理当如此的成分。

 

而后,像是理所当然一般,诸葛亮对这个男人的好奇心油然而生——这个人类堪称有趣,对深入魔族腹地这种几近送死行为像是无所畏惧,不仅面色坦然且无半分惊惧。而他最为好奇好奇有何值得他如此枉顾一切,妻子、亲人抑或挚友?还是金钱,所谓的使命?——诸葛亮来不及胡思乱想多少,便听见男人爽快的给出了答案:

 

“为了杀死魔王。”诸葛亮听见男人如此说道,一字一顿,语气笃定,不容反驳。

 

“是命令?”

 

“是——但也是我请求。”

 

哦,原来是为了所谓正义。

 

对此,诸葛亮是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下这个年轻的男人——他长了一张可称俊秀的面庞,虽看来年幼,但绝无青年人的那种生涩之气,面上虽是温和表情却仍可窥见锐利锋芒,上扬的浓眉宛如东方人下笔时的银钩铁画,有破开一切的磅礴气概。他是健硕,却不显得愚笨,隐藏在衣物之下的肌肉仔细窥来是潜藏着无可言说的汹涌力量。

 

——也许他真能杀掉自己也说不定。

 

诸葛亮心下不由得胡思乱想——常年高高在上的日子让他养成了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样,却仍未打消他爱在心里乱七八糟想些东西的毛病。他突然就从自己永无止境生命的广泛乏味中咂摸出了一丝有趣,不由得开始欣喜——开始有些跃跃欲试起来,“你叫什么名字?”他试探性的开口,语气比开初缓和了不少,“你知道魔王的住所在哪里么?”

 

“我叫赵云——”男人如此回答道,“至于魔王,我并不知道他在哪儿。”说到这时这个名为赵云的勇者皱起了眉,略显锋利的薄唇抿了一下,下巴绷出一个仿若经千锤百炼的刚毅弧度。“但我会找到他的,一定。”

 

那是一副值得惊扰的面孔,诸葛亮看着他如此想到。

 

若他明了自己是魔王,那一定有趣。

 

只是现在还没到时候——诸葛亮捏了捏下巴,觉得现如今就暴露身份实在是为时过早。他突然庆幸自己就算因饥饿昏倒也并未露出潜藏的鳞片和角,而与此同时他血脉中埋藏着的劣根性也在蠢蠢欲动,叫嚣着妄图来一场游戏。“我知道魔王在哪儿。”他如此开口说道,茜红色虹膜里促狭光芒一闪而过,“他不在所谓的城堡里——而我知道他究竟在哪。”

 

“……为什么?”

 

“我是被他抓走的奴仆,惹怒了他才被驱赶出城。”诸葛亮显然不会撒谎——因为天地可鉴人魔向来不合,惹怒魔王还能保全性命的人怕是古往今来从未有过。但与此同时显然赵云也并未发觉这似乎不过一个谎言,反而伸出手来安抚性质的抚了抚他的脊背。诸葛亮因这似乎有些过分亲昵举动颤了颤,但偏头看见赵云神色如此便也缄口不言,只是眉眼间略略有些尴尬。

 

他到底是个魔族,大抵还是不大能适应人类这般亲昵举止。但不知为何这个年轻人类给予他的触碰他却并不讨厌——这个被多数魔族视为低贱的种族却并未让他感到有半分邪恶不堪,那些平日被吟游诗人传唱的吝啬、自私与粗鄙他是未窥见分毫。这个名为赵云的人类除了有些莫名的名为道义的蠢笨,诸葛亮总觉得其他与魔族倒也无差。

 

——也不知他们是怎样与这些人类活活斗争了千八百年时间。诸葛亮不知为何如此作想,但很快就将这一想法抛至脑海。“所以呀,我带你去吧。”他如此发出邀约,而后又似乎觉得不妥,清了清嗓子补充了一句:“为了和平。”

 

赵云之前听他讲,张了张口做出嘴型,微微扁合下去像是想要吐露拒绝话语。但怎知他最后补充的那一句措辞却像是突然戳到了赵云的心尖上,诸葛亮抬头就看到他那一双暗蓝眼睛于顷刻间便熠熠生辉起来。“为了和平。”赵云居然也跟着他念了一句,而后郑重其事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张俊朗面容上居然闪现了一丝欣慰和感动的情绪——

 

“那你便跟我一道走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呀?”诸葛亮眯起眼睛,嘴角浅薄笑意一闪而过。其中意味琢磨不透,说不清是嘲弄,亦或是其他。

 

“你叫我孔明就好。”


【TBC】


以上。因为篇幅有点长干脆分段(。)

向魔契太太要了好久的授权一直断断续续好久才写完呜呜呜呜呜呜太太我对不起你qaq以及如果有觉得不合适或者与设定不符的地方请告诉我我改!实在不行我删!

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笔芯x

评论(2)
热度(25)

© 鸡扒不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