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你一出现,它就颤个不停。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动;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的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狄芳】《Traveller》(4)

*cp为狄芳,大魔术师狄×黑猫芳。

*有非常多的私设注意,ooc,ooc,ooc。

*西幻paro,半架空。时代可能会有点客串。

*更新缓慢,瞎写。


(4)

 

黑猫有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随着他从最初的东方土地上一路席卷过来,从咸腥的加勒比海之上仓皇逃亡而过。这个秘密同他一起从无数海神的蛇眼里获得生机,就连《马太福音》也曾与他们一同交颈而卧。他一直掩藏的很好,一直依靠他与生俱来的敏锐直觉和未卜先知以避过每一个可能使这一秘密泄露的机会——

 

就像是现在。他想。也许他该走了。女占卜师富有卡斯蒂利亚语口音的英语吐露出的那个人名让他胆寒不安。他仿佛能从这个名字里嗅到生锈鲜花和腐烂盐巴的味道,肥胖的蛆虫也随之生根发芽。我该走了——他如此劝诫着自己,但不知道为何他却是不舍。他仰起头,看着大魔术师泛着甜腻感的褐发,看他的发梢跳跃着金属蓝的色泽,不知为何心下居然生出了所谓眷恋,这让他大吃一惊,然后陷入了将死一般的窒息感中。

 

他是个魔物——没错,他是个魔物。这是他保守的秘密中的一部分。也正因如此他不能在此地留下去了,除非他想当那举世闻名的猎魔人手下的又一亡魂。他的大魔术师与这个能将鲜血佐饮的教廷走狗关系居然如此尚佳,这让他到底有了点小小的愤慨。可正如写字台与写字台,大魔术师对他而言已经是最佳的黑檀香木,那么其他的小樱桃树都再难引起他的兴趣。

 

所以,大抵是因此,他第一次如此由衷的感到这一种仿若乌托邦建造者的疲惫。

 

身为一个怀揣秘密的魔物,天理不容的卑微者,这百年以来他一直都在生与死的流亡中前进。该说这种孤寂能把人逼近无由来的安乐或者无由来的癫狂,他想他应该是是前者——他不会为无所谓的精神崩溃而浪费自己的余生。因此他想他是珍爱生命的,只是这次似乎例外——明明他已经嗅到了象征死亡的苦杏仁味儿,他却依旧驻足不前。

 

天哪。他想。这可比一早醒来发现面包匣子空了还要惊人。

 

他抬起后腿搔了搔自己的耳后,而后是抽动鼻子去嗅闻空中晒干橘皮的味道。女占卜师在用橘皮熬制汤水以去除房间里淡淡的令人躁动的腥膻气息——有羊跑进来横冲直撞了一圈又出去了。她那足以同那些蓝血贵族用布片垫出的臀部相比拟的丰满翘臀安放在吱呀作响的木椅之上。房间里的味道有些奇怪——那不知从何而来味道让黑猫想起混着百合花香的腐烂香气。

 

他在房间里颠来倒去的走了几道,终于下定了主意——去他娘的。他想。为了一个欧罗巴男人付出自己的性命不值得,他毕竟不是腓尼基公主,不会跟着初见的白色公牛一路远航。于是他就如此打定了主意要离开,步履便也显得轻快起来——

 

可他却突然不舍起来。

 

这个男人很有趣。让人想要更进一步的了解他——好看到他绅士外表下肮脏的、不为人知的一面。他的呢子长礼服下藏着什么无人知晓,可永远都像宝藏一样带人走向万劫不复。明明神祗的光芒笼罩着他,可黑猫却想掀开这一切去看他皮肉下的蛆虫。他太诱人了——黑猫如此作响。诱人到无论好与坏都燃烧着欲/望之火。

 

他跳上了一旁坐着看手抄拉丁文《圣经》的大魔术师膝头,把自己身躯拱入他的胸怀。他汲取着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橄榄油、男士香氛和香料味道混杂。很寡淡,但很好闻。他在临走前抑制不住全身心的想着这个男人,想他沉睡的面容、他望弥撒时的肃穆,想他把自己的脑袋纳入手掌时的微妙感触,和他轻而易举就能搔到他下巴下痒处的修长手指——

 

天哪,这可太不妙了——感情使人万劫不复啊。他想。

 

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

 

他全身心的想着这些事、想着这个疑似来自斯拉夫地区的宽厚男人,并且毫无疑心的把自己的头埋在这个男人的怀里——他全神贯注。也正因如此他没有注意到男人已经把目光从窗外的印度月桂树上收了回来,一双蔚蓝如海眼睛正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只是他那深重蓝色其上似乎蒙着蜻蜓的透明膜翅,浓雾在其中寻梭不定,让人不知道他情绪到底如何。

 

黑猫到底是不了解男人的曾经——他不知道男人虽无一双能看穿魔物伪装的神赐双眼,却有着从一位赤着脚从耶路撒冷一路走来的乡野牧师手中继承来的、只要从中看去便能够看穿一切迷雾的石环。

 

一切迷雾,包括伪装。

 

【TBC】

注释:

1.海神的蛇眼:源于神话,海神波塞冬在是雅典娜神殿强奸了处女祭祀美杜莎。而美杜莎因此受了惩罚,头发变为毒蛇。

2.《马太福音》:是《圣经》新约以及《四福音书》的第一卷书。

3.卡斯蒂利亚语:现代西班牙语形成的基础方言。曾经在拉丁美洲广泛使用。

4.生锈鲜花和腐烂盐巴:源于加西亚《霍乱时期的爱情》中“鲜花会生锈,盐巴会腐烂。”

5.乌托邦建造者:理想地、梦想地建造者。这里用来比喻理想化、一路奔忙但一直做无用功的人。

6.象征死亡的苦杏仁味:苦杏仁味是氰化物中毒死亡者口中的味道。

7.蓝血贵族:古老的西班牙人认为贵族身上流淌着蓝色的血液。

8.他毕竟不是腓尼基公主,不会跟着初见的白色公牛一路远航:欧罗巴是希腊神话中的人物。欧罗巴本是腓尼基公主,之后成为宙斯的妻子。初见时就被化为白色公牛的宙斯带到孤岛。暗喻黑猫和魔术师认识时间不长。

9.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出自《马太福音》,李元芳用以自嘲自己似乎是受到了感情方面的惩罚。

10.耶路撒冷:基督教圣地。


可能是暑假前的最后一更了……希望能喜欢。

似乎写得有点晦涩……能预料到没人看的境地了ORZ

评论(10)
热度(26)

© 鸡扒不吧唧 | Powered by LOFTER